今年5月27日普林斯頓大學舉行校友日,歷年校友回校團聚,校方舉行各種活動慶祝,包括討論美國經濟問題的座談會,其中一重要問題是美國聯邦政府收支的不平衡。本文討論這問題的要點。

美國政府收支不平衡從1950年到2000年,絕大多數的年份都是支出多於收入,赤字平均約占GDP的2%。2008年經濟大不景氣,赤字增加,高達GDP的10%,到2016年回到2.5%左右。每年的赤字把國債增加,美國國債與GDP比例也繼續增加,2000年,2005年,2010年與2015年國債分別是GDP的55.8%,61.4%,91.6%與101.9%,國債的增加是當前一個令人注意的經濟問題。

近年來用於社會福利的支出約占政府總支出的一半。社會福利的支出主要包括社會保障(失業工人的補貼和年老公民的生活費用)和政府供應的醫療保險。聯邦政府總支出約等於GDP的20%,其中社會福利的支出約等於聯邦政府總支出的24%,醫療保險的支出約等於聯邦政府總支出的23%,這便是說二者之和將達政府支出的一半。

回顧美政府建立上述兩專案的歷史,社會保障是1930年代美國經濟大蕭條發生後羅斯福總統推行「新政」的一項,政策的目的,第一是政府需要增加支出用來補償宏觀經濟總需求的不足來幫助經濟復甦,第二是用來支助失業工人的生活費用。由政府負擔的醫療保險是1964-65年民主黨林登‧詹森總統決定建立「偉大社會」計畫的一個重要項目。

在一個市場經濟的社會裡,保險的買賣是由市場的供求決定,消費者覺得自己沒有能力負擔一些不能預料的費用,便會向保險公司買保險在必要時來支付。醫療的保險在1960年以前是由私立的藍十字和藍盾醫療保險公司供應,不是由政府供應。政府負擔醫療保險以後,美國公民只需付了極低的保險費,其餘的醫療費用便由政府的醫療保險負擔。不論貧富的公民都可以買政府的廉價保險,這樣不但增加了政府的支出,還因為把保險的價格降低,增加了對醫療的需求和醫療的價格。

在一個市場經濟運作正常的環境下,不但醫療保險應由市場供應,現在稱為社會福利的費用,如失業和養老時需要的費用,都是從個人的儲蓄或親友的貸款支付。有人認為一些不幸失業的人需要得到政府幫助,但是失業的工人,不少因為在失業時能夠得到政府的付款,不願趕快去找工作,把應當在社會工作的人減少。總的來說政府在市場經濟應負擔哪種運作是一個可爭議的問題。自從1930年以來,美國政府在社會福利與醫療保險兩方面的運作實在增加了。

社會福利與醫療保險的支出不能減少的原因是在美國民主制度下,政府賦予社會福利的政策是由聯邦政府上議院與下議院議員投票決定。議員要取得民眾的投票才能當選,贊成減少授予人民福利的議員,不得人心,競選時人民不擁護便會落選。

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政府收支不平衡的問題呢?一個增加社會福利基金收入的建議,是增加高收入公民應付社會福利基金的費用。一個減少社會福利支出的建議是提高開始取得養老金的年齡,從現在的65歲提高到68或70歲。減少醫療費用支出的辦法包括控制醫院和醫生收費的上限。

總的來說,美國聯邦政府的權力比從前擴大有兩個原因,第一是每次經濟問題發生,政府便擴大權力來解決問題。1930年代美國經濟大蕭條是一個明顯的例子。第二是一些權力大的總統,如1960年代的詹森總統,認為市場經濟不能解決一些需要解決的社會問題,應當由政府解決。

美國政府收支不平衡把國債增加,付債的辦法是由政府出賣債券,不但把債券賣給美國公民與美國聯邦銀行,還大量的賣給世界各國的政府或公民。因為美國有龐大的經濟力量,得到世界多國政府與公民的信任。如果日後欠債太多,願意支持美國債務的國外政府和人民會減少。但是目前美國政府對負擔大批國債不用太悲觀,因為社會福利與醫療保險兩項的赤字在20年內不會增加太快。美國政府還可以應付國債的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