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時、休假、罷工…,最近各種勞資爭議充滿版面,連中研究都直指勞資糾紛將成經濟成長新地雷。台灣的勞動條件真的比國外差?這個問題的答案見仁見智,勞方和資方見解往往各異。比較值得探討的,反而是台灣勞工在爭取合理權益之餘,有沒有認真回頭思考目前台灣經濟環境和勞務提供的不可替代性。

以華航空服員罷工為例好了,過往不是沒有銀行工會爭取到合法罷工,但為什麼沒有產生同樣的效果,主要就在於空服員的難替代性。話說的直白一點,銀行員罷工、地勤罷工,可以情商其他公司支援人力;空服員因為飛安規定,每架飛機必須配置一定人力,且機型不同,不是只要是空服員就可以代班,因此某種程度上,罷工勢必造成部分營運中斷。

當然,這不是說空服員因為這樣,就可以肆無忌憚的罷工,反觀醫護人員也是高專業度且工時偏長的行業,如果醫護無預警罷工,對社會衝擊一定更大,造成的傷害也更難彌補,誠如醫護人員所言,醫護不罷工非不能也,而是不忍心,但這不代表醫護人員的權益就不應該被保障,否則長此以往,不合理的勞動環境可能造成醫護人員大量流失,絕非全民之福。

講到這裡,真正的問題來了,政府不論想推周休二日或一例一休,出發點沒有不好,但沒有顧及兩大問題,一是成本交由企業吸收,某種程度這只是讓經商環境惡化,如果企業大量出走至他國生產,未必對勞工有利。也一定有人說,這是危言悚聽,但認真想一想,這還是回到台灣勞工工作內容是不是往高階轉型、取代性高不高的問題,以成衣生產線為例,為什麼大量外移東南亞,人力成本絕對是一大考量。

另一個問題,是政府此舉,可能改善了基本勞工的工作條件,但前述不能取代的高技術勞工呢?醫護人員真的可以周休兩日?醫生半夜接到電話可以用「我現在依法不能上班」拒絕?這類人員的權益絕對應該被保障,但工作型態不是政府、勞動部或勞員局一個法令下來,就可以適用所有行業,我們不能說相關法令是照顧到不該照顧的人,但確實有很多該被照顧到的人,還是沒得休息,這或許才是更讓人憂心之處。

#勞資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