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兩艘遠洋漁船遭南太平洋島國的索羅門群島扣留,讓沉寂多時的南太島國議題,再度回到兩岸與外交關係的雷達幕。

南太平洋地區島嶼國家眾多,除澳洲、紐西蘭外,均屬發展中國家,因位處夏威夷、關島與南海之間,具有軍事戰略要衝價值,並可成為中共發展拉丁美洲與大洋洲貿易的中轉地,以及布建衛星監測站的理想位置。在14個南太島國中,與我國有正式外交關係者包括吐瓦魯、索羅門群島、吉里巴斯、馬紹爾群島、諾魯、帛琉等6國,占我22個邦交國四分之一強,對維持我國際生存空間意義重大。

我國與南太地區6個友邦同屬南島文化成員,雙方易於溝通。在我國爭取重返聯合國、參加世界衛生組織、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等議題上,都需要南太友邦充分配合發言與支持,以爭取國際社會輿論聲援。目前我國以「台灣/中華民國」名義,成為「太平洋島國論壇」的「對話夥伴」,每年受邀參加相關組織活動。

近年來,多數南太島國的自立意識明顯增強,並逐步發展出「南太平洋地區主義」機制,強調經濟自主與區域合作;同時,以斐濟與巴布紐新幾內亞為首的「太平洋島國論壇」,提出「北望政策」主張,意圖全面展開與美、中、印度、俄羅斯等大國的合作互動。因此,南太島國多數傾向採取平衡策略,不願意在美、中兩強間選邊,以保持靈活彈性並趨吉避凶。

目前美、中在南太地區戰略競逐雖有升溫,但因共同應對氣候變化的利益傾向一致,所以尚不致激化成惡性競爭。中國近年對南太島國的資源投入增加,但相較於澳、紐、美等,中國在南太地區的影響力擴張仍屬有限。

不過,倘若中共在南太地區持續增加資源投入,強化「南南合作」倡議,積極拉攏南太島國支持配合「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發展,以及建立中共需要的境外衛星監控中心等,我國原有的6個南太邦交國將可能會面臨「出走」的考驗。

南太島國已開始採取「北望政策」,除接受澳、紐長期援助外,並積極發展與美、日、中、印度、俄羅斯等大國的互動合作關係。目前中國已是經濟援助南太地區的第三大國,僅次於澳、美。但中共的積極作為與各項經濟、技術援助活動,恐激化美、中與我國在南太地區的「支票簿外交」競逐,讓我國面臨增加金援或加速斷交的兩難困境。

因此,我國如何發揮「友美、和中」平衡策略的智慧,避免中國大陸對我採取激烈外交封鎖行動,並運用最有效率的方式,維持南太6個邦交國關係,將是今後兩岸關係與國際關係導向良性循環的新挑戰。(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安組顧問)

#外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