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社會關注焦點被小白、飛彈誤射等事件吸引,卻忽略了經濟部投審會已駁回大陸廠商立訊入股美律私募案,形同悄然關閉兩岸企業彼此投資參股之門,兩岸經貿緊縮之意明確。未來不僅紫光入股封測廠力成及南茂等案幾乎可確定不可能核准,IC設計龍頭聯發科再三期待的開放更是難如登天。

這個發展與結果,對台灣產業與經濟,到底是福是禍?以生產耳機、麥克風與揚聲器元件著名的電聲產業大廠美律,去年以私募方式引進大陸連接器龍頭企業立訊精密,立訊以台幣37.8億取得美律25﹪股權,成為最大的單一股東。投審會駁回的理由是美律為台灣產業龍頭,此案已非參股而是實質併購,讓中資取得經營權會影響台灣微電聲產業整體發展,因此決定駁回。

投審會的決定明顯是順應了新政府的政治氛圍,完全出於政治考量。美律資本額18.5億,年營收在百億元之譜,所處產業則只是一個很小範圍、毫無敏感性可言的利基,坦白說,如果不是專精的業內人士與股市投資人,一般社會大眾大概都對這家企業不熟悉甚至「沒聽過」。這樣一個案件,投審會猶不准,面對其他資本額與營收更大、動輒數百上千億元的企業與產業,投審會的態度會如何更保守,不問可知。

投審會的決策,僅關照了官員的政治生命與新政府的政治需求,卻顯示對全球產業的疏離與不了解,對國內企業發展前景更欠缺了解與關照。以美律案而言,投審會說其為產業龍頭,讓大陸企業參股將影響台灣產業發展。但事實上美律在全球的市占率一成多,稱不上「龍頭」;其技術既非「全球獨步獨有」、亦無國安機密敏感性,對國內其它產業的影響與關聯度也低;對美律而言,立訊參股後不僅充實資金,更可藉此搶占快速成長中的大陸市場。但投審會仍是駁回。

國內反對陸資來台參股、甚至反對兩岸企業彼此投資者,一直有一個錯誤的看法,以為台灣廠商的技術是全球獨步、獨有,只要不讓中資進來也不過去投資,大陸的企業與產業就永遠不能進步。

但他們從來看不到兩岸企業彼此投資,為企業與產業帶來的效益,他們更不願回顧過去政府阻擋企業赴大陸投資,結果反而讓大陸本土企業有機會成長、台灣廠商則痛失商機與市場的歷史事實。

戒急用忍政策至今20年,因為政府禁止或限制企業赴大陸投資,國內從汽車、石化到科技產業的半導體、面板等都曾深受其害,有些是在政府開放時,大陸市場已被各國大廠「瓜分占領」,台商追趕不及;有些則是大陸培養出本土廠商,而過來跟台商競爭。

近年最令人頓足者就是面板產業,台灣無疑是面板產業的「先進國家」,發展得早、技術具優勢;但當大陸官方留下特許執照等待台廠登陸投資時,政府先是不准、後又給各項限制,官方評估大陸面板廠「永遠趕不上台灣」。但幾年下來就豬羊變色,大陸先進的面板廠產能全部開出,台灣廠商再去投資為時已晚,毫無優勢可言了。

遺憾的是新政府緊縮的作為,明顯是重蹈了過去的覆轍。以眾所矚目的IC設計而言,台灣即使仍有領先優勢,大概也只有2到3年而已;大陸的展訊、海思等IC設計公司不快速成長,市占率倍增、16奈米製程都已投產,許多台灣的IC設計公司尚無此技術。大陸是全球最大的半導體市場,沒有一家半導體廠商可忽視甚至放棄此市場。

如果政府再不開放聯發科等IC設計產業的兩岸參股投資,幾乎可預見台灣的IC設計將逐漸自絕於大陸市場、最後被邊緣化、終而被淘汰。

這又豈是政府產業政策的目的?那些擔心技術外流者,認為中資入股就會把企業的技術「整碗捧去」,顯然完全不了解企業運作實務。更何況,全球最大的IC設計龍頭高通、及英特爾等廠商,全部都已與大陸廠商合資設廠,那些認為鎖住台灣技術,大陸就永遠無法進步者,顯然完全昧於全球及兩岸的產業時事與動態,充滿敝帚自珍的錯誤心態。

紅色供應鏈崛起難以阻擋,台灣該思考的是如何再善加利用的同時,保有自身的利基,只知一味阻擋、禁止雙方合作投資,只會讓台灣企業更快被邊緣化。新政府如果只有「這麼一招」,對台灣產業而言是禍不是福,官員可看見衝擊波在不遠處即將席捲而至?

#兩岸經貿 #台灣 #大陸 #IC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