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有立法委員批評文化部未以專法管理及補助民眾的Cosplay(角色扮演)活動已構成行政怠惰,引發漫畫界熱絡討論。先不論委員的批評是否合適,關於Cosplay及同人誌,是個涉及著作權法、個人言論表現自由、國際公約及國內文化政策的議題。

「同人誌」是對於既有的其他故事(通常為漫畫),改變故事情節、人物、合併數個故事等。同人誌取材於原作者的故事,但也摻入了改作者的創意。Cosplay則是指扮裝性質表演藝術行為,扮演的對象角色常為動畫、漫畫、遊戲等,可能全仿照原作或有部分改作者的創作。

由於同人誌及Cosplay涉及對他人既有著作的利用,故可以先討論這些行為在著作權法下的評價。依照著作權法的原則,如果再創作的創意程度低,屬於對於原作的重製行為,如果創意程度高,則屬於對於原作的改作行為。但無論是重製或改作,都需要原作者的同意。

須注意的是,不是所有的重製或改作都違反著作權法。也有例外不需要原作者的同意,也不會違反著作權法的情況,這種情形稱為「合理使用」。我國著作權法係將合理使用的情況以條列規定,此等情況可以歸納為符合公益目的、非商業、小規模或於個人私領域的利用。同人誌及Cosplay一定是合理使用嗎?不能一概而論。

例如,小朋友在學校園遊會裝扮成漫畫角色如海賊王主角魯夫、學校的漫畫社團在課餘時間畫灌籃高手的同人誌,應還可以主張合理使用;相對的,若某私人單位主辦以海賊王為主題的園遊會,請工作人員扮裝為漫畫中角色,向參加園遊會著收取門票,或者,某雜誌社將灌籃高手同人誌集結出版發行,這樣的情形仍要主張合理使用則顯有困難。

在不屬於合理使用而違反著作權法的案例中,在我國是涉及刑事責任的。但目前為止,除對於光碟盜版者以外,僅有被害人主張權利受侵害時,才會當作犯罪來追訴,這樣的制度稱作「告訴乃論」。告訴乃論的立法設計,在於使著作權人有權選擇是否追訴;而同人誌及Cosplay的行為人通常是原作的鐵粉,同人誌及Cosplay作品一般也不會跟原作搶生意,反而是向原作品致敬、免費幫原作品做廣告。在這樣的情況下,重製罪屬於告訴乃論的設計,讓著作權人有權決定對這些幫自己打廣告的鐵粉網開一面,甚至營造良好的雙邊互動。

這樣「告訴乃論」的制度在未來可能會改變。我國正積極爭取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依該協定規定,對於具商業規模之故意著作權侵權,會員國必須不待被害人主張權利而直接追訴犯罪,這樣的制度稱作「非告訴乃論」。依照TPP規定,商業規模之定義包含(1)為獲取商業優勢或金錢利益,及(2)雖然不是為了獲取商業優勢或金錢利益,但對於著作權人之權益有重大影響者。

這樣的法律規範與同人誌及Cosplay是極有衝突可能的。依前述說明,同人誌及Cosplay活動可能有獲取利益、不屬於合理使用,但原作者也不反對、默許,甚至予以鼓勵。但依照TPP規定,會員國必須對該同人誌及Cosplay行為人予以刑事追訴,而不待原作者表示意見。

雖然TPP容許會員國特別將「非告訴乃論」制度僅適用於「影響原作者作品在市場上獲利」的案件,但究竟是否會「影響原作者作品在市場上獲利」往往需要經過刑事調查後才能作判斷,因此,縱使會員國為此特別規定,同人誌及Cosplay仍有被逕予刑事追訴之疑慮。也因為如此,TPP該項規定在同人誌及Cosplay特別發達的會員國日本引起了強烈反彈;說到底,這種反彈也是日本人基於自己文化習慣所作的理智判斷。

回過頭來,台灣政府是否應專法補助民眾的Cosplay活動呢?如前述,在非屬合理使用的情況下,對於Cosplay作品做進一步、影響更大的利用(比如說拍成影集、成立遊樂園等極難構成合理使用的情形),勢必需要得到原作者的授權。難道我國政府應該補助民眾進行Cosplay的授權金嗎?在Cosplay角色多數為美、日權利人所擁有的情況下,我國政府的有限資源,是否應投入此等行政補貼?抑或是適合優先用於扶植國內作者的原創作品?或許值得國人再三思。

#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