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寫過《杜魯門傳》、《約翰‧亞當斯傳》、《老羅斯福傳》和其他暢銷傳記的美國通俗史家大衛‧麥卡勒,是當今美國文化界最具影響力的公共知識分子。在書本上和電視上,他充分展現了公正、可靠和值得信賴的學格與人格。過去幾十年,每逢大選,麥卡勒皆保持不偏不倚的立場,從不公開支持哪一個候選人。每當記者請他評論候選人,他總是回答說:「我的專長是研究死掉的總統。」

今年,麥卡勒打破沉默了。他完全無法忍受財大氣粗、信口開河、只會自吹自擂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麥氏說,川普沒有絲毫政治經驗,從來沒有擔任過任何公職,而他那荒謬的自我主義加上荒謬的小丑姿態,顯示美國政治已走向瘋狂之路。今年已83歲的麥卡勒強調,他不能亦不願再自鳴清高、採取所謂超然態度,他要登高一呼,與其他歷史學家一起呼籲選民唾棄毫無資格當總統的川普。

麥卡勒找了美國最有成就的歷史紀錄片製作人肯‧彭斯,訪問了幾個有名的史家和傳記作家,利用社群媒體反對川普。其中包括寫開國元勳漢密爾頓傳的朗‧切爾諾、花30多年連撰4大冊(第5冊撰寫中)詹森總統傳的羅伯特‧卡洛。切爾諾指出,川普是個沒有歷史意識的政治菜鳥,他從來不提過去的總統以及任何歷史文獻,只提到30年代一群極右派(包括飛行家林白)所鼓吹的「美國第一」的口號。川普今年所提出的是「使美國再偉大起來」的口號。

事實上,早在今春4月共和黨初選已近尾聲之際,台上只剩下篤定出線的川普和死不認輸的德州極右參議員泰德‧克魯茲。曾著有《小羅斯福傳》、《甘迺迪傳》、《詹森傳》和《尼克森與季辛吉》等書的一流史家羅伯特‧戴立克,即曾投書《紐約時報》痛批川普和克魯茲這兩個人是「百年來罕見的最不夠格的總統參選人」。他說,川普的自我膨脹和機會主義到了沒有底線的地步,克魯茲則是個完全漠視政治溝通與政治妥協的偏執狂。戴立克希望共和黨選民捨棄川普和克魯茲,另找賢明。他的希望落空了,川普還是脫穎而出。

川普能夠擊敗16個對手,並非偶然。包括《紐時》專欄作家紀思道在內的一批媒體評論家認為,川普的出頭天乃是媒體捧出來的,特別是電視。CNN根本就是讓川普隨時隨地亮相,CBS素負盛名的周日訪問節目《面對全國》,訪問川普19次,其中8次還是電話訪談。難怪維吉尼亞大學政治學教授拉利‧沙巴托會強烈指責電視造就了川普。

光靠媒體是不夠的,川普之勝證明了共和黨選民完全變了,他們不但痛恨歐巴馬入主白宮8年,他們更不滿共和黨傳統政客的守舊與顢頇。他們在川普身上找到了一線希望,看到了前所未見的大言不慚而又充滿自信與膨風的政治菜鳥,他們認為未來的美國就是應該由意氣風發、不怕出口傷人的億萬富豪來當家作主。

麥卡勒、戴立克和其他史家在川普身上看到美國的沉淪,共和黨選民則在川普身上看到了一線曙光。

#川普 #共和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