垓下古戰場。(作者提供)
垓下古戰場。(作者提供)

離開曲阜,告別了孔子,我這趟一個人的神州壯遊也接近了尾聲。三個禮拜前,我從南京啟程,三個禮拜後,我就要準備返回南京。

回南京之前,我還有個尚待完成的願望──拜訪項羽。壯遊伊始,我第二站到了徐州,當時因為相機電池沒電,拜訪項羽時沒留下任何影像,扼腕至極。如今回程打算再到徐州,彌缺補憾,並繞道皖北,到垓下古戰場緬懷項羽。

再憶台兒莊大捷

曲阜到徐州沒有直達的客運,我必須到蘇魯邊境的棗莊轉車。棗莊我不熟,然而台兒莊可是如雷貫耳。對日抗戰初期有個台兒莊大捷,台兒莊就地處棗莊,現為南邊的一區。

我在棗莊見到新鮮的紅棗,這是我生平第一次,老闆看我這麼好奇,免費讓我試吃了兩顆,酥鬆微甜。在汽車站等車的空檔,我到附近逛了逛,看到路邊賣餅的小攤,腳步遲疑,開始心動。我喜歡吃餅,忍不住就買了個蛋餅,嘗鮮兼充飢。我跟棗莊的萍水相逢,便以紅棗、蛋餅留下了美味的痕跡。

到了徐州,暮色已濃,我休息了一晚,隔天早上再訪戲馬台,補拍幾張照。當年項羽自立為西楚霸王,定都彭城,在戲馬台上校閱兵馬,意氣風發不可一世。四年之後局勢逆轉,項羽在垓下慘遭滑鐵盧,被劉邦擊潰,全軍覆沒。上回伴著落日,戲馬台內就我一人,這回迎著朝陽,戲馬台內還是只有我一人。唉,成王敗寇。「重瞳遺跡已冥冥,戲馬台前鬼火青」,霸王種種,令人欷噓。

我到徐州就為了戲馬台,接著直奔楚漢戰爭的垓下古戰場。垓下是個古地名,在當今安徽北部,位於宿州與蚌埠之間,確切的地點是靈璧縣韋集鎮和固鎮縣濠城鎮。韋集和濠城一北一南彼此相鄰,幾乎是個三不管地帶,離宿州和蚌埠兩大城市都很遠,交通也不方便,到目的地得轉好幾趟車,費時甚久。韋集與濠城都自稱是垓下古戰場的所在地,然而真相或許是,古垓下橫跨兩地,北在韋集,南在濠城。

我從徐州南下,在宿州落腳,再逐步往核心推進。我先到靈璧縣的虞姬鄉一探虞姬墓。虞姬墓景區破舊失修,大門深鎖,我呼喊了幾聲之後,售票員才匆匆趕到,但她東翻西找,好不容易才找到門票賣我。我從員工出入的小門進去,發現裡頭空蕩蕩,只有我一個遊客。虞姬的墳塚雜草叢生,蒼涼寂寥,真讓人感慨萬分。

虞兮奈何姬耶安在

墓碑上刻著對聯,上聯「虞兮奈何自古紅顏多薄命」,下聯「姬耶安在獨留青塚向黃昏」,橫批「巾幗千秋」。我望著虞姬墓,遙想垓下之戰,項羽身陷四面楚歌,十面埋伏,乃與愛妾虞姬飲酒作別。虞姬慷慨悲歌曰:「漢兵已略地,四方楚歌聲。大王意氣盡,賤妾何聊生」,歌罷遂拔劍自刎,項羽在悲憤中殺出重圍。霸王別姬,自此傳頌千古。

接著我來到了垓下。

北邊的韋集鎮有個垓下村,南邊的濠城鎮也有個垓下村,多年來兩地互爭旅遊資源,實乃司馬昭之心。古垓下的所在地現在是農田,兩千多年前名垂青史的垓下之戰,就在此地殺聲震天,腥風血雨。

楚漢爭霸終定勝負

我穿越了農田,來到了南邊濠城鎮的垓下村。我中午時分抵達,放學的小朋友騎腳踏車從我面前經過,直奔古戰場回家吃午飯,紛紛興奮地向我揮手致意。

我在此北望垓下,霸王雕像矗立於古戰場前,碩大的項羽雕像右手高舉,左手摟著自刎身亡的虞姬,兩把巨劍在雕像兩側構成人字形的拱門,守候著後方孤寂的垓下古戰場。

「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楚漢爭霸在此定勝負,楚軍兵敗如山倒,我望著古戰場,心中響起了這首《垓下歌》,陪著我默默憑弔這片名垂千古之地。

訪畢垓下,揮別了項羽和虞姬,我帶著滿腹的感慨,借道蚌埠,踏上歸程。

那年秋天,我一個人在神州壯遊,歷時三個半禮拜,終於回到了起點南京。我搭乘長途汽車,依序走了江蘇、河南、陝西、山西、河北、山東、安徽七個省分,最後由安徽進入江蘇。進入江蘇不久,南京的重要地標、長江大橋橋頭的兩把大火炬,就熱情地高舉雙臂,歡迎我這異鄉遊子,讓我興奮地伸長了脖子,端詳這座多日不見的城市。

如此壯遊能有幾回

回到南京,踏進訪學的南京大學雙語詞典研究中心,大家看到我都面露驚喜,紛紛前來噓寒問暖,我也掏出車票的票根,跟他們分享此行的點點滴滴。

我把車票鋪開來,按時間順序依次貼在兩張A3的紙上,洋洋灑灑三、四十張的票根,成了有如百衲被的車票拼貼圖,連我自己都嘆為觀止。

這樣的壯遊,一生能有幾回?年歲漸長,體力漸衰,方知可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