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人喜愛邀約三五好友假日相約走出戶外,來場刺激的生存遊戲比賽。(記者王揚宇攝)
現代人喜愛邀約三五好友假日相約走出戶外,來場刺激的生存遊戲比賽。(記者王揚宇攝)

隨著現代人生活壓力來源越來越多情況下,三五好友假日相約走出戶外,來場刺激的生存遊戲比賽,便是時下熱門的紓壓運動之一。但鮮少人知道,生存遊戲中用的玩具槍,最大生產國是台灣,就連美國國土安全部、日本自衛隊都曾向台廠採購訓練用玩具槍;然而,面對政府法規限制,我們驕傲的「MIT」卻無法與「MIC」(大陸製)在市場需求量更大的高動能氣槍一較高下,更讓大陸不戰而勝,喪失偌大商機,令人「捶心肝」。

走進彰化、新北市等地的台灣玩具槍工廠,首先感受到就是員工忙碌的工作氣氛,有人以流利英文與客戶確定訂單,品保人員專注在產品的最後檢驗,研發與製造人員反覆試槍,排除各種會導致槍枝卡彈的因素,製造力再加上散佈在各國的經銷代理商、業務人員等,構成龐大產業鏈,讓台灣玩具槍產業成為「隱形冠軍」。

中華民國玩具槍協會理事長、怪怪貿易執行長廖英熙說,愛槍是男人的天性,這個隱性需求一直都存在,而日本可以說是台灣玩具槍產業的「老師」,也是玩具槍強國,但台灣製造的模具、塑膠射出、表面處理等「內功」紮實,一步步彎道超車,做出CP高的玩具槍,現已超越「老師」站穩國際市場腳步,成為世界玩具槍大國。

大陸能台灣為何不能

不過,台灣現行法規規定,只能生產射出物能量低於總動能3焦耳的玩具槍,但按目前國際市場份額,高於3焦耳的高動能玩具槍才是主力,而且佔有玩具槍9成市場。

不少業者感嘆,台灣未取得進入高動能玩具槍的「入場券」,等同丟掉9成訂單,反觀大陸,雖然禁止玩具槍在市面流通,但可以做高動能玩具槍的外銷生意,而且,許多大陸玩具槍槍廠會買台製玩具槍回來拆解、模仿研究性能,提升產品品質,「拿台灣製玩具槍去打市場」,這讓人情何以堪。

「不是沒解!」中華民國玩具槍協會常務理事、偉剛科技副董事長陳書紘指出,無法開放高動能玩具槍外銷生產,對台灣來說損失很多創造外匯與提供就業工作的機會;協會會員認為其實政府可採用報備核准制,讓廠商生產的高動能玩具槍專供外銷市場,廠商也要自我管制,嚴禁高動能玩具槍在法令尚未允許下,流入國內市場,如果局勢無法扭轉,只能把這個市場拱手讓人。

#國際 #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