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的畢業季節已經過去兩個月,身邊好些來台灣攻讀研究所數年的陸生同學們,開始了他們的論文最後答辯,通過了最後一關,拿到碩士學位,我一方面為他們真心喝釆、祝福他們在台灣數年的學習終於畫上句點,而且有了令人欣慰的肯定結果。但同時,心裡也十分清楚,隨著他們論文撰寫結束,離校手續也要開始辦理了,無論再怎麼捨不得,這個暑假結束以後,我們就要迎接分離的到來,畢竟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送君千里,終需一別。

陸生帶來的新體驗

常常聽到這麼一句話:「結束的時候,你會想到開始。」最近經常跟與我比較要好的幾位陸生同學邀約聚餐,我們在餐桌上依然天南地北聊著各種話題,細細數說著這幾年來的相互陪伴、教學相長。我們開始喚醒那些最初的碰面時的場景,回憶起幾年前的我們是那樣的青澀模樣。這兩三年的研究所生涯,我除了和自己原有的台灣朋友們相處,生活中更多彩多元的話題來源、特殊際遇,反而是由這些陸生同學所帶給我的。

還記得在新生開學典禮上,我與K的相遇,當時我聽到不熟悉的口音,第一個直覺是,啊,是香港人,完全沒有想到是廣東來的大陸學生。事後K告訴我:「那天你說以為我是香港人,根本想不到有大陸人來念書的可能,我心裡就覺得這傢伙傻逼吧,之前聽說台灣好多人坐井觀天,眼界太小,看來所言不虛。」

是啊,現在想起來,當時的我實在太無知,我對大陸的印象,停留在歷史課本,停留在那個「經過文革十年、改革開放幾十年,終於逐漸站在世界舞台上的中國」,而這樣的印象,是空洞的,與現實沒有連結,用現在一個我從陸生身上學到的字來說,就是「不咋接地氣」。我受所謂的「台獨教育」長大,學習成長的這十多年來,對於中國大陸的感覺,就是「沒有感覺」。

為何要對抗與排斥

當時候,這樣的無感,對我來說理所當然,而且大陸在國際上打壓台灣的活動空間,還一直說是台灣的祖國,先天上就有一種無以名之的本能反感。但是,隨著大陸經濟發展越來越迅速猛烈,在國際間的政治、經濟、軍事能力越來越強,在世界強國之林坐二望一,我隱隱約約覺得,大陸似乎變得與從前我們被灌輸的那種落伍形象截然不同,而開始產生了懷疑跟反思,我們與大陸之間為何要採取對抗、排斥的心態?為何不能夠好好的合作、用智慧與耐心去處理雙方的關係,而不是硬碰硬的一翻兩瞪眼。

我的這些困惑和不明白,在這幾年與陸生同學的相處中,逐一得到了解答,這種問答不是樣板式的、不是特別開課傳授,而是透過我們在生活中的緊密接觸、仔細觀察,從這些由生活細微處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舉凡宏觀的兩岸關係,從歷史上、情感上、國際情勢上的各種分析與討論,在課堂上的討論反而少,在課餘時間、在吃飯場合,我們反而聊得更加透徹深入。

兩岸關係是重要的,但我們畢竟是活生生的人,生活中有更多的東西是柴米油鹽醬醋茶,有感情上的迷惘、有工作選擇上的慌張,有對學業的挫折,各種各樣的問題充斥在每天每天週而復始的苦悶生活,在這些微觀細小的瑣碎事物中,一個一個問題的接連、斷續討論,我們互相往來、分享,用自己的經驗世界去給對方建議,同時也接受對方的建議,我發現自己逐漸對現代大陸青年的各種生活面向有了越來越多的了解,也經常從他們的口中得知,與我有相同的感覺。

理解到他們的艱難

這是件有趣的事,我們如同海棉一樣吸收著水分,積極主動(有時也是被動)的平等互惠,學習著彼此對「另一邊」的不明白,好像這些年來兩岸分治而各自孕育出的不同文化,能夠藉由我們之間的誠懇交流,進而達到有最基本的相互了解。從生活各種網路熱詞,兩岸的鄉民和瘋狂網友心態的成因,都這樣融入我們的生活,得到最初步的解惑。

前陣子為K辦歡送會,系上的同學與他相識的都來了,K感性地對我們說:「來台灣之前,曾有過好些遲疑猶豫,來了以後,確實也受到不少冷言冷語,但總的來說,我得之於台灣者太多,能給的貢獻太少,結識到許多我希望能夠一輩子相知相惜的朋友,你們讓我打消了對台灣的誤解,也希望我在這裡的這幾年,沒有丟大陸的臉,也能讓你們對大陸有所改觀,認識到我們這些年來的突飛猛進,也理解到我們的艱難,以及我們對灣灣的深厚情感。我們是一家人,即使你們有些人不想承認,但我們仍然會用對家人的方式去愛這個地方。」

說著說著,K就落淚了,他平常是個陽光男孩,形象開朗燦爛,我從來沒有看過他掉眼淚。在那當下,許多同學也都有感而發,紛紛表示其實我們從K以及其他陸生身上,看到一個讓我們從來不曾發現過的大陸面貌。對他來說,我們也許是認識台灣的起點;對我們而言,他也是我們認識大陸的難能可貴的契機。那些曾經被誤導、扭曲、虛構的傳言,都在彼此接觸後得到更為清楚的形象。

友台友陸互通有無

離別的時候,我們會想到開始,也想到這些年來的那些真實生活感動,到了送別時,紛紛轉化成鼻酸與感傷,成為我們最為珍而重之的回憶。我衷心感激這些陸生好友,他們豐富了我的生活、拓展了我的視野,也希望在未來的日子裡,可以繼續保持連繫、互通有無,友台、友陸、友兩岸。

#大陸 #兩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