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陳水扁執政,酬庸文化大行其道,其中吳乃仁出任台鹽董事長,曾經引起社會議論,2016年民進黨再度執政,吳乃仁的女兒又出任了台苯董事長。另外,民進黨立委葉宜津的弟弟出任第一金證券總經理,證交所、台灣金控也迅速更替董座,由綠營大老出任。3個月來,國營事業及政府控股公司更換管理階層與高層主管的新聞屢屢不斷。當然,2008年國民黨重返執政,也曾經大舉更換政府控制單位與事業機構的肥缺,由藍營取代綠營。這就是選舉政治下的所謂酬庸文化,或稱「肉桶政治」。

「肉桶政治」一詞源自老牌民主國家美國,指的是一種分贓政治。1832年一位美國參議員留下「贓物屬於勝利者」的名言,為肉桶政治下了傳神的注腳,嗣後政治分贓大行其道,帶來了嚴重腐敗問題,但也催生了文官改革運動與1883年的《彭德爾頓法案》,以及其後的一系列法案,之後才漸漸對肉桶政治的現象有所約束,而洗去汙名。

台灣除了有「肉桶政治」問題外,政治世襲問題亦非常嚴重。2016立委選戰,356位區域立委候選人中,有63位出身政治世家,其中40位繼承父母從政,其中最知名的,就是蔣家第4代、37歲的立委候選人蔣萬安,以及前行政院長蘇貞昌的女兒蘇巧慧。選舉結果,政治世家出身者當選率超過7成。地方政治世襲現象亦非常嚴重,據《天下》雜誌統計,22個縣市中,縣市議員出身政治世家的比例達24.6%,其中基隆市、新北市、花蓮縣、嘉義市,新任議員清一色是政二代。

這種壟斷與世襲的問題,不只作用在政治上,更深化於政治與經濟的整體結構中。不分藍綠的政治世襲,加以所得分配、貧富差距的惡化,又形成了經濟世襲,政治、經濟世襲所造就的資源優勢,又延展到各個層面,形成其他的「世襲形態」,例如教育。台大經濟系教授駱明慶最近發表論文,分析台大學生的學籍資料即指出,台大學生以台北市占逾3成最多,其次為新北市約2成左右,雙北市合計就占5成,在雙北市區域,又以台北市大安區比率最高。

當政治世襲、經濟世襲,既得利益者長期壟斷資源,而制度不能更新、權力難以制衡,連教育都失去了促使階級流動的功能時,社會的不安躁動、年輕世代的憤怒也將與日俱增,如同《國家為什麼失敗》一書指出,當經濟利益與政治權力只由少數特權菁英壟斷,國家必然衰敗。

萬一政治、經濟與社會的資源受到壟斷,又遇到國家發展停滯、甚至衰退時,壟斷特權與普羅階層的矛盾就會加劇。剛剛舉辦過2016世界奧運的巴西,並未因舉辦奧運而提升國家實力或形象,反而在舉辦奧運的同時,首任女總統羅賽芙被國會決議停職,再遭參議院彈劾下台,政治與經濟局面一團混亂。

巴西的問題不是羅賽芙一人的問題,而是巴西政治腐敗與政黨清算式惡鬥的結果。更深層的原因是曾一度被譽為金磚四國、被賦予閃亮期待的巴西,長期以來經濟利益與政治權力由少數特權菁英把持,政黨輪流壟斷資源、官商明目張膽勾結,不但阻礙社會階層的流動,更利用政治權力阻礙競爭,縱然短期成長輝煌,卻不能持久,以致於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台灣雖已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但近年政治與社會資源逐漸遭到菁英壟斷,政黨惡鬥嚴重、政治和經濟利益遭壟斷,甚至出現世襲現象,隱然有巴西的影子。其結果是反商仇富、政治厭惡的氛圍快速攀升,對政府的不信任也沒有因為政黨輪替而宣洩,執政者無能為力的困境,才剛上台100天的蔡英文就已嘗到。

酬庸與肉桶形成的分贓政治是伴隨選舉而生的現象,只要有選舉存在,就很難完全根絕,但不是不能有效節制。打破政治世襲、經濟世襲以促進階級流動的課題相對更難,卻是不能無視的課題。這些都不容易,卻並非全無可著力的起步點,但需要3個要素配合:社會輿論的壓力、法制規章的改善及領導者的改革決心與魄力。

#國家 #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