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全球目光放在美國是否會在今年11月大選產生美國歷史上首位女總統時,歐洲的未來,緊握在兩個作風、性格、背景,以及政治信仰截然不同的女人手中。這兩個迄今從未謀面的女人──德國總理梅克爾和法國極右政黨黨魁國民陣線主席瑪琳.勒班,將在攸關歐洲核心價值上展開一場撕裂戰。她們之間的戰爭,將改變歐洲的靈魂。

繼英國選擇脫離歐盟,德國和法國仿若生命共存體,在維繫和鞏固歐盟自由和平工程中扮演更為吃重的角色。這些屬於歐盟過去逾半世紀來的核心信念與價值,將分別在德國與法國兩國2017年的大選中,率先面臨考驗,兩國大選也將影響全歐。

從2005年來執政11年的梅克爾,寄望在2017大選尋求4連任;瑪琳.勒班成為下屆法國大選中總統候選人的呼聲雖高,但一般對她真能成為法國總統並不看好。然而,卻無人可小看或否認她個人和她所領導的歐洲最大極右政黨國民陣線,對法國和全歐洲野火燎原般的影響力。

瑪琳.勒班擺明了「非我族類就是敵人」的民粹主義,國民陣線的倡議與二戰以來歐盟所提倡的自由開放精神全然相悖。她或許在明年法國大選中圓不了總統夢,但從義大利的五星運動黨、西班牙社會民主力量黨、德國的另類選擇黨,這些歐洲反體制政黨的崛起,及北歐和中東歐極右政黨興起,在英國反移民反歐的英國獨立黨成功推動英國脫歐後,瑪琳.勒班儼然已以帶動法國和歐洲建制派對峙,推翻歐洲政治精英為己任的「女教主」。

金髮、在公共場所抽著雪茄的瑪琳.勒班宣揚自己的教義時,最大的阻力非來自法國,而是公眾形象與她恰好相反,有「媽媽」暱稱的德國總理梅克爾。

梅克爾堅持對移民和難民採取門戶開放政策,堅信開放精神和人道主義,不能因為恐怖分子帶來的恐懼和焦慮主導政策決定。梅克爾把這個挑戰視為德國和歐洲的歷史責任。德國今夏發生連串攻擊事件和自己所屬政黨在地方選舉中節節失利,梅克爾對自己的信念依然不退縮、不讓步。

瑪琳.勒班憎恨梅克爾;梅克爾鄙視瑪琳.勒班。瑪琳.勒班不時公開攻擊梅克爾,指稱她是強行把非法移民引入全歐洲的「皇后」;梅克爾鮮少公開提及瑪琳.勒班的名字,但視她為對歐洲政治最緊急嚴重的威脅。

梅克爾和瑪琳.勒班出身背景迥異。前者成長在東德牧師家庭;後者的父親是國民陣線創黨人,在極右政治薰陶中成長。她們從未謀面,但這兩個女人有一點共同處──對自己的政治信念堅定不移。梅克爾崇尚個人自由,視接納難民為正確之舉,堅定維護歐盟和平工程;瑪琳.勒班是法西斯主義理論家拉莫斯的信徒,視難民和移民為毒蛇猛獸,串連歐洲其他極右勢力,拆毀歐盟不遺餘力。

歐盟從創建以來,法國和德國一直是融入並肩的兩個主要國家。伊拉克戰爭和金融危機造成的效應,讓歐洲的和平繁榮受到嚴峻考驗,法德兩國此刻更需堅實合作,不能各吹各調。不幸的是,瑪琳.勒班和梅克爾恰好反射了歐洲目前面臨的分裂和挑戰,她們之間的戰爭,不僅是一國的政黨政治和大選結果,而是歐洲的價值觀和未來。

#梅克爾 #瑪琳.勒班 #法國 #德國 #歐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