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與黑暗的故事》(A Tale of Love and Darkness)不只談論猶太移民家庭,還探討故事主人翁艾默思奧茲(Amos Oz)父母身旁逐漸升起的新世界力量,涉及以巴間複雜的政治立場,加上導演娜塔莉波曼(Natalie Portman)對外發表不少對以色列政府不滿的言論,種種因素都可能中斷她8年來的創作,但娜塔莉認為,唯一對她造成威脅的是「好萊塢性別歧視」。

在25年的演藝生涯中,娜塔莉表示除了《愛與黑暗》,直到去年才有幸出演女性導演執導的電影《天文館》,顯見女導演數量之少。但難能可貴的是,她這一年間收到3、4部女導演的電影邀約,主要是年輕世代女性創作者大幅提升,「希望有一天『女』導演能成為常態,不需在『導演』前冠上性別。」

娜塔莉回憶起幼時,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執導的電影《越愛越美麗》被影評稱為「虛榮之作」(Vanity Project),往後這個詞彙大量被用在女演員演而優則導的作品,從此對創作之路退縮,直到看見喜劇演員莉娜杜恩(Lena Dunham)自導自編自演《微型房間》,才鼓起勇氣不畏批評完成該片,未來也不排斥繼續再執導演筒。

#愛與黑暗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