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銀行連番降息也難救經濟,國票金控董事長魏啟林認為,貨幣政策只能治標,現階段要靠財政政策。

他說,台灣沒有外債,法定債務可以調整,與其死抱「租稅正義、財政平衡」的理想,不如先思考用什麼方式活,再談財政平衡。

拓投資管道 讓資金回流

魏啟林示警,台灣像一條船,最後會沈進太平洋裡,原因則是「錢太多了」,以台灣金融帳連24季淨流出,就是因為國內缺乏投資管道,才會全往國外跑,這也是政府最該下手解開的結。

魏啟林說,降息對救經濟效果很有限,反映出貨幣政策治標不治本的侷限性,從1923年經濟大蕭條,到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後,即便歐美日實施量化寬鬆(QE)政策,瘋狂向市場灑錢,但企業被債逼怕,有了錢也只會還債,反倒延後耐久財購買,對經濟更不利。

台灣沒外債 應擴大公建投資

魏啟林強調,要救經濟,還是得靠財政政策使力,這幾年「租稅正義、財政平衡」成為社會顯學,壓制了財政政策運用空間,但卻忽略台灣與歐美國家不同,我們沒有外債,其實空間是很大的,但卻畫地自限。

魏啟林比喻,企業低潮時,大多用行銷或業務出身的人振衰起敝,盼能為垂死體質注入新動能,而不會斤斤計較於短期的財務支出,同理可證,台灣應該要趁著此時擴大公共投資,尤其是公路、捷運或都更之類的基礎建設,如果都是未來該做的事,就全部拉到現在做。

魏啟林表示,與其抱著租稅正義的理想,應該務實一點,先決定台灣要怎麼活下去,再談租稅平衡,更何況台灣不是沒錢,海外投資大概就有35兆元沒回來,銀行存在央行的爛頭寸還有7兆多元,問題是這些錢,政府會不會運用。

魏啟林強調,導入民間參與的BOT(民間興建營運後轉移)是對的,會引發那麼多爭議,是因為執行上有偏差,企業求利,所以做起事來比較有彈性,這是公部門做不到的,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條例中,變更再來核准,也是基於合作雙方的互信,更不是圖利。

魏啟林以台塑為例,「以前都是分股票,那是因為王永慶相信,員工都是股東,才會努力地做下去」,政府也應該朝這個方向,想辦法把閒置資金導入公共建設,為未來打底,讓全民成為公共建設的股東,共享完工成果,台灣經濟才可能浴火重生。

#政策 #台灣 #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