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星期的颱風前幾天,參加了第二屆唐獎的一系列活動。在暴風雨前的寧靜中,我的內心也澎湃激動。用時下年輕人的說法,是上演了一齣「小劇場」,有許多跟自己的對話。

我們許多人的生活,日出日落都在台灣,聽聞受制於媒體中的衝突與抱怨,常常忽略了在很多角落,為了改變世界、讓人類生活更美好而默默付出、堅持的人事物。在唐獎頒獎典禮中,我們靜下心來,開啟了這些觸角,也牽動我的許多感觸。

連續兩屆的唐獎,最震動我心弦的是法治獎。在上一屆的法治獎得主,將這個獎頒給新得主阿爾布爾的那一幕,也令我非常動容。

上一屆的得主是南非新憲法的起草者薩克斯,他從10幾歲就開始挑戰當時不公平的權威,即使是一個成功的法律人,可以享受無虞的生活,他仍然四處奔走,也同時遭遇各種迫害。曾經,南非政府特務在他的車底放置炸彈,意圖奪取他的生命,他也因此失去一隻手臂與一隻眼睛的視力。但是他仍持續不懈,認為得以讓南非依法而治、「成功得到自由,比對我們加害的人施以同樣的惡害,來得更有力量」,就是他「溫柔的復仇」。

對照當今世界政壇在輪替前後的種種謾罵、掌權後以意識型態為政、昨是今非的種種荒謬做法,這樣不在得勢之後以牙還牙的心胸,何其令人佩服,他的毅力又多麼啟發與激勵人心!

在唐獎得主們大合照時,在這些一時之選中,我很難忽略身形最嬌小的法治獎得主阿爾布爾所散發出的勇者的光芒。來自加拿大的阿爾布爾,曾主導加拿大的許多法制改革,關注弱勢與被主流力量歧視、忽略者的人權,例如參加民主投票。她將這樣的理念,帶到國際組織,照亮全球許多黑暗的角落,讓很多弱勢、女性不再被沒有尊嚴地對待、甚至壓迫。

最令人稱道的,是在聯合國安理會國際刑事法庭的創舉。當時為了審理前南斯拉夫與盧安達戰犯所成立的國際刑事法庭,尚在草創階段,難以對那些行為慘絕人寰的人們繩之以法,也沒有辦法逮捕他們。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國家,也因為種種現實因素,無法力挺。但是阿爾布爾不自我設限,積極搜查證據,在當時合法的架構下,說服這些國家善盡他們的義務,逐一逮捕、起訴了嫌犯,尤其是深具指標性意義、當時仍是塞爾維亞總統的米洛賽維奇。

之後,她也投入種種維持和平安全與預防衝突的倡議與教育,在非營利組織奔走,散布法治與和平的種子。

在介紹她的頒獎影片中,她在新聞片段中抬起頭,用堅定的語氣,揚眉在國際場合中道出「我們等著瞧」時,那一段短短的話,刻進了許多人的心版,看見嬌小的女性在傳統權威中的勇敢與堅持。

在頒獎的那一幕,薩克斯先牽起並輕吻了阿爾布爾的手,阿爾布爾則用手輕拍自己的胸前,表達感謝以及與領受對方的心意。那一刻,眼前雖是斷臂的學者與嬌小的女子,我卻看到了真正的勇者。他們的起心動念、毅力與堅持,透過渺小、甚至有缺憾的個人,形成偉大的力量,更激勵人見賢思齊。

與此同時,我心中的另一個對話是惋惜。因為現時的台灣,我們看到更多人為了自己的私利,走上街頭逞一時之勇,濫用公權力與社會資源惡鬥,形成明顯的對比。

我們日出、日落都在台灣,如果不是因為唐獎,我們在小小台灣,根本不知道有這些傑出的得主們,無論是才剛到而立之年,還是年歲近百,都在自己的崗位上,用個人的努力改變全人類。我們的所見所聞,也只能在政治人物的口水戰中嘆息。

因為有唐獎,讓台灣與這些跨時代的美好發展連線,但我們更要從中汲取力量,讓這些啟發,啟動更多人投入對台灣更好的改變,為更多人帶來祝福!

(作者為資深企業經理人)

#杜英宗 #台灣 #唐獎 #法治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