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屆諾貝爾文學獎破天荒頒給一位「歌手」、美國搖滾巨星巴布‧狄倫(Bob Dylan)。作家、東華大學華文系教授吳明益對此感到振奮:「至少諾貝爾出現令我吃驚的新觀點,對文學提出挑戰、呼應,或甚至肯定文學形式的多樣性,反而突顯我們才是真正的保守派。」

諾貝爾文學獎去年頒給俄羅斯作家亞歷塞維奇,被視為「報導文學」類作者首度獲獎;1997年,這獎也曾頒給義大利劇作家兼演員達里歐‧弗。

吳明益認為文學本不必侷限於小說、散文、詩的形式,「文學藝術本身、和我們看待文學的形式在轉變,我們這一代的文學作者根本上是被影像文學帶著走,只是我們不肯承認而已。」相反地,他認為各種藝術形式總是生命力充沛地往前走,制度跟在後面追,「如果還堅持小說的本質、散文的本質是什麼,是遠遠落在創作力之外,至少我不信仰文學只是文字的藝術。」

狄倫也曾經代表嬉皮反叛、高唱反戰,但吳明益說,這些後來在他的歌中彷彿不重要了,「他也不會把『我是革命者』掛在嘴上。」如同狄倫在自傳《搖滾記》裡寫道:「民謠是我探索世界的工具;它們是圖畫,而這些圖畫的價值遠高於我所能言說的一切……大多數歌手表演時是在突顯自己,而不是歌曲,但我不想那麼做,我想要表現的是歌曲。」

2011年狄倫首度來台開唱,樂迷們前往朝聖,卻對每首經典歌曲感到陌生,因為狄倫用新的編曲來唱自己的名曲,「我們想在他的歌裡聽到自己的回憶,但他則是唱自己的生命。」這種創造力令他嘆服。

#狄倫 #歌曲 #諾貝爾文學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