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到揚州,有時間靜下心來細細品味,發現她令我著迷的不再是景,也不再是史,而是人。今年八月起,東吳大學給了我一年的長假,暑假後的這個學年度棲身何處,我早早就開始思考,並嘗試著去安排。

我有意到大陸的大學客座,最好能夠教一兩門課,藉著給大陸學生上課的機會,深化兩岸教育與文化的交流。我與多所大陸的大學時有聯繫,但私底下探詢,得到的結果都差不多。他們對於單純的訪問非常歡迎,但若要擔任客座,常規授課,因囿於種種規定,實在礙難如我所願。

認真接待賓至如歸

我轉而求助東吳的兩岸中心,負責的玉梅主任熱心幫我探詢接洽,一下就傳來好消息。揚州大學願意邀請我過去短期客座一個月,給英語專業的碩士研究生講授一門「英語詞彙專題」的課。

約此同時,復旦大學外文學院也接受了我的申請,讓我擔任為期一年的陽春訪問學者,有自己的研究室,能使用復旦的資源,參與相關的學術活動。內人是上海人,跟著我回到她熟悉的城市長住一年,自是再樂意不過的了。

揚州大學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熱情積極,接下來的後續聯繫更是密集,上自主管「張處」,下至辦事員「小孔」,對我的問題是有問必答,認真處理,讓我覺得賓至如歸。

我八月中先到上海,九月一日開學後到復旦報到。揚大的研究生九月中才開學,我在歷史的九一八來到揚州,辦事員小孔過來接,幫我安頓,請我吃飯,陪著我四處熟悉環境。他的工作量大,忙碌異常,還在我身上花了許多時間,卻仍然面帶笑容,無微不至,我到揚州接觸到的第一個人,就給了我一個燦爛的開始。

提筆為文意外插曲

這是我第三次到揚州了。第一次是二十年前與父母跟團遊江南,走馬觀花,揚州匆匆一瞥。第二次是三年前偕妻前來,深入走進一些街坊里弄,讓我感受到揚州的文化底蘊與歷史深度,於是寫下了〈輝煌後的孤寂更有深度〉,榮登《旺報》兩岸徵文。

拙文見報當天,我就把它貼在新浪微博與朋友分享,想不到竟讓《揚州晚報》的記者薛舒文搜到。她用微博私信採訪我,我們倆在鍵盤上一來一往,兩天後,關於我的這篇報導竟占據了大半個版面。由於揚州市領導的肯定,讀者的迴響熱烈,接下來的半年,我又陸續上了五次《揚州晚報》,一個平凡的台灣老師在揚州得到如此之待遇,讓我深感榮幸。

這次到揚州講學,《揚州晚報》的記者薛舒文從微博得知,特別帶了禮物過來看我。初次見面,既熟悉又陌生,不過彼此興奮之情均溢於言表。兩天之後,她還從忙碌的採訪任務中擠出時間,開車帶我四處逛逛,了解揚州的舊地新貌,請我吃飯。

印象最深刻的是「皮市街」。皮市街是揚州老城區的一條小街道,充滿了老揚州原汁原味的生活型態,如今已經聚集了一小批有理想有抱負的熱血青年來此創業開店,有書店有餐廳也有咖啡廳。踏入率先進駐的「浮生記書店」,就讓我讚嘆不已。

浮生記書店分享會

浮生記是家獨立書店,老闆「樹掌櫃」很年輕,還不到30歲,碩士畢業,學生時代到過台灣交流。他為了理想,辭掉穩定的工作,不計成本盈虧,租下揚州老房稍加改裝,開了這家文藝氣息很濃的書店。店內的書不多,不過都是樹掌櫃精挑細選的。他自己設計老揚州味的文創產品,兼賣咖啡茶飲,持續邀請各方人士定期舉辦分享會。

書店的格調我很喜歡,年輕掌櫃的熱情我受到了感染,因此他一開口邀請我也在浮生記舉辦分享會,我便毫不猶豫地答應。

我來揚州短期講學,接受這個邀請完全是個意外,絲毫沒有準備。我真心想支持他,更想跟揚州的朋友互動,於是定了個彈性籠統的題目「跟台灣老師聊聊台灣」,打算先以我的一篇文章做個引子,藉由文中的幾個點與聽眾互動,從激發出的火花再隨機變化。

九月底的一個晚上,揚州下著不小的雨,樹掌櫃特意前來接我,我就在皮市街的浮生記書店舉辦了我生平的第一次分享會。

二、三十位預約的聽眾擠滿了小小的獨立書店,甚至溢到門外,讓我既高興又感動。一個半小時的分享會氣氛熱烈,我輕鬆歡樂地跟揚州的朋友對談,聊個人的經驗,聊個人的觀察,沒有大道理。揚州的朋友也提問反饋,互動頻繁,沒有尖銳的話語,只有愛與包容。分享會結束後,樹掌櫃在微博貼文,說兩岸年輕世代的生活其實很相似,但我們之間真的還需要多多的了解與傾聽。希望今晚播下的和平友善的種子,能夠對兩岸交流這個宏大的話題做出小小的貢獻。

美麗人心不分男女

傳言道,自古揚州出美女。我到揚州,在街上,在校園裡,在書店的分享會上,是看到了不少美麗的面孔。然而,我卻也在揚州大學的老師身上,在《揚州晚報》的記者身上,在浮生記的老闆與聽眾身上,在清潔房間的阿姨身上,在計程車的司機身上,在一些不認識的路人身上,看到了一顆又一顆美麗善良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