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貿易對所得分配的衝擊有多大?從本次美國總統大選,川普高舉反貿易自由化大旗而勝選,即可明白。這也說明,當經濟成長的果實無法讓多數人分享,這樣的成長,非福乃禍。

長期以來,經濟學總是以比較利益的觀點告訴我們,兩國貿易後會比貿易前創造更大的產值,但所增加的收益如何分配,就業是否增加、收入是否提高,則多未討論。

亞當斯密在《國富論》第4篇裡也提到這個問題,但他相信關稅調降及市場開放對勞動市場的衝擊有限,他說:「貿易自由雖將使許多人暫時失去日常職業,但這並不表示他們會失業,由於製造業都有性質相似的旁系產業,勤勞的工人很容易從一業移轉到另一業。」

亞當斯密顯然低估了自由貿易的副作用,二十餘年來,隨著《烏拉圭回合協定》的生效及區域貿易協定的簽署,推動全球經濟成長,但也加劇財富分配的惡化,贏者圈愈來愈小,中產階級消失的愈來愈快,這樣的自由貿易自然要引來民怨。

川普還沒勝選前,其實已出現占領華爾街運動,只是那時我們還不知道這個全球化、自由化的資本經濟所招來的民怨,竟如此之大,而且最後竟然可以撼動美國大選,由此可知,我們對全球化的副作用,所知太少。

當川普高喊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調高關稅而贏得大選,其代表的意義不只是保護主義興起,而是貿易自由化已到了該反省的時候。可惜的是,我們政府當局似乎仍未領悟此一大勢的轉變,還悶著頭在作TPP的大夢。

川普的勝選告訴我們,經濟成長固然重要,但當薪資停滯、所得分配扭曲得不像樣時,還在大談TPP,那是不食人間煙火。日前主計總處公布統計指出,高達370萬人月薪不到3.3萬元,國人向低薪集中的情況正漸擴大,於此而言,政府當務之急自應是改善薪資停滯與所得分配惡化,而非參與TPP。

#自由貿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