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魚」為主題的創作。
以「魚」為主題的創作。

往年此時,懷柔大水峪村的田大媽應該已到城裡閨女家小住了。不過,連著好幾天,她都忙著招呼自家民俗旅遊的生意。沿襲快20年的傳統淡季,似乎突然消失了。讓整個村子時來運轉的,恰恰是他們起初並不完全認同的塗在牆上的畫。這些出自北京中央美術學院壁畫系師生之手的作品,吸引了不少遠方的客人,同時也帶來了熱絡的生意。

人稱「懷柔第一關」的大水峪村,因緊鄰青龍峽景區,在民俗旅遊方面曾經做得紅紅火火。可近些年由於競爭者越來越多,日子不像前些年那樣滋潤了。

壁畫村 合作一拍即合

幸運的是,一次「一拍即合」的合作達成了。村委會今年年中提出打造「壁畫村」的設想;另一邊,作為大陸頂尖藝術院校,中央美院壁畫系的師生也樂於獲得在牆上作畫的實踐機會。系主任唐暉介紹說,系裡20多名師生參與兩期創作。沒想到,如今這把火越來越旺。

據懷柔民俗旅遊協會會長李玉榮介紹,「十一」期間,大水峪村日接待遊客3200人次,較前一年增長10%。現在每天都有四、五十人進村拍照,到農家院吃飯。有位遊客發現壁畫,而且得知是中央美院師生創作,第二天就從家中取來筆墨,在村裡長住了一個星期,臨摹民居和壁畫。

參與創作多件作品的王希民說,起初他們被村民問得最多的問題就是,「為什麼不畫花花草草?」外號「馬爺」的梁振全老人對壁畫系教師吳嘯海臨摹的西方藝術大師丟勒的作品《野兔》,也是意見多多。

藝術互動 作品更動容

唐暉承認,原想把最擅長的「麋鹿」形象複刻到村莊裡,後來進村後發現那裡最主要的元素是水和長城,便有了以「魚」為主題的創作,比如《女娃戲魚》,一條大鯉魚和兩個女孩躍然牆面,相當討喜。壁畫系教師吳嘯海繪製的《滾鐵環的小男孩》,借鑒了戶主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一張照片,與人們建立某種聯繫。唐暉記得,同學們連夜趕製壁畫時,村裡人主動幫忙架起篝火,送來疙瘩湯,其樂融融的場景讓他至今還滿心感動。

「藝術作品需要與百姓有交互性,而不是掛在美術館內。」在他看來,美化村莊也是在給公共藝術指路。在唐暉的設想裡,村裡今後可以開設一家美術館、一家村莊咖啡館、一家概念書店,說不定還能吸引中外藝術家前往開工作室。

#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