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於日前正式啟動長照2.0政策,總統蔡英文特別強調,「長照2.0」是五大社會安定計畫中的重要政策,請行政部門、立法部門與執政縣市要全力投入,「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台灣即將步入超高齡化社會,盡速建構一個優質、平價、普及的長照服務體系,實刻不容緩,問題是,長照制度的順利執行,必須以穩健的財源做基礎,蔡政府既已決定長照財源用稅收,而捨棄保險,則調高營業稅,就成為中長期不得不做的選擇。

依據行政政院會通過的長照財源,一是將遺贈稅從現在的10%,提高到10%、15%、20%三個級距,每年預估挹注63億元。二是調高菸稅,從每千支徵收590元,調增為1,590元,預估每年增加158億元。從財政部預估看,調高這兩項稅收,一年可挹注221億元,即使加上政府編列100多億預算,用於70多萬需要照顧的失能長者,仍是杯水車薪,何談整合資源,創造商機?何況遺贈稅是機會稅,稅率提高,有錢人就會想辦法把錢移轉到國外,能否如願課到63億,不無疑問。而課徵菸稅,可能讓吸菸者轉抽較便宜的菸或走私菸,反而流失稅收。可以預見,勉強湊出第一年經費後,隨著要照顧的長者不斷增加,還是要尋找新的財源。

相對於遺贈稅、菸稅、或一度考慮的房地合一稅和營業稅,其中營業稅是稅基較廣、稅源較穩定的稅收標的。新政府在研擬長照制度時,也考慮提高營業稅0.5個百分點,籌措所需財源,但遭到極大的反對聲浪,政治人物帶頭抨擊,諸如中低收入家庭將成為最大受害者,此舉猶如窮人養老人,並將引起物價上漲等等,在此民粹的氛圍下,為免貼上一上任就加稅的標籤,而暫時打住。

這也並不是第一次想調高營業稅而受阻。台灣實施營業稅已經30年,稅率一直維持在5%從未調整,不但遠低於平均稅率達25%的OECD國家,也較鄰近的大陸(17%)、新加坡(7%)、日本(8%)、韓國(10%)為低,加上營業稅法中又授權行政機關可在5%至10%間調整,因此遇上政府缺錢、特定政策需要財源時,自然會想到提高營業稅率,如國民年金法明訂,政府負擔款項不足時,可調增營業稅1個百分點,但是始終沒有誰敢拍板定案,就可看出實施的難度極高。

綜合看,反對調高營業稅,最主要有兩個理由,一是中低所得者負擔較重;一是可能造成物價波動。

針對第一個理由,理論上營業稅具有累退性,提高稅率使低所得的確負擔較重,這也是政治人物最理直氣壯的說法。行政院長林全已經表示,將對民生必需品免稅作為配套,就可以消除這個疑慮。而且目前最主要的稅收來源個人綜合所得稅,高達七成五是來自辛勤工作的薪資所得,賺取資本利得的富人反而得享輕稅,營業稅是消費多的人繳較多的稅,高所得者享受高檔消費,就要繳更多的稅,可能更為公平。

至於對物價的影響,理論上,加值型營業稅可全部轉嫁給消費者,但實際上要看廠商的訂價策略,也要看產品的需求彈性,需求彈性愈小的產品,愈容易轉嫁,民生必需品的需求彈性最小,最容易轉嫁,不過如前述,林全已表示將對民生必需品免稅,已沒有漲價疑慮,其它商品在不景氣下,未必能全部轉嫁。因此除非大幅調高稅率,否則對物價影響有限。

既然在稅率調高有限的情況下,這兩方面可能產生的不利後果都非常輕微,那麼政府就應該拿出魄力來推動,在財源穩定的情況下,建構可長可久的制度,不能長照已經上路,還弄不清楚以後錢從哪裡來。台灣人口老化的速度極快,長照不能等,在政府財政捉襟見肘的情況下,民眾理應為老後生活做準備並有所付出,不能只一味要求政府照顧,卻不肯付錢。

回顧當初營業稅的實施,是經過一段漫長的過程,就是因為擔心對物價造成波動引起民怨,所以從民國57年賦改會提出後,經歷幾任財政部長,不斷反覆研擬討論,直到17年之後,也就是民國75年才正式付諸實施,實施之前,財經單位卯足勁透過各種管道,不斷教育廠商,和消費者溝通,終於順利上路,並沒有造成物價波動,也沒有引起消費者抗議。這個經驗正告訴我們,營業稅並不像反對者描述的那麼可怕,既然過去可以用溝通化解民眾疑慮,現在的傳播管道更多元,溝通更容易,重點在政府願不願意以誠懇的心和謙卑的態度,與廠商及民眾對話。

★中時電子報關心您:吸菸有害健康!

#長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