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與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通電話,具體內容為何,外界尚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蔡絕沒有告訴川普她的首要之務是推動同性婚姻合法化;蔡更不會告訴川普,她經手創立、並曾出任董事長的宇昌公司,是生產治療愛滋病藥物的主要廠商。

川普重視傳統價值,很多選民衝著這一個理由而投他一票。他強烈反對同性婚姻,一以貫之,倡議同婚者對他恨之入骨,多方汙衊,但他毫不退縮,反而愈戰愈勇,提名同樣捍衛傳統的彭斯州長為副手。在支持同婚者看來,彭斯罪狀罄竹難書,最嚴重的是彭斯簽署了《恢復宗教自由法案》,規定「政府不得對個人(含法人)的宗教信仰施加實質負擔」。依照這項法律,彭斯主政的印地安納州某餐飲業者基於宗教信仰,拒絕為同性婚禮外燴,政府不能因此而處罰業者。

川普說,如果入主白宮,一定簽署《第一修正案捍衛法案》(FADA),禁止歧視反同婚者。當聯邦最高法院判定同婚合法時,川普說日後要提名尊重傳統價值的人選做大法官,尋求翻案。川普更禮聘2位積極從事反同活動的人士擔任競選團隊要角。

為提升同性戀權益,歐巴馬頒布了不少行政命令,很多都引起爭議,連現役的高級將領都有人公開反對。川普則宣稱,入主白宮「第一天,第一個小時,第一分鐘」就要廢止這些行政命令。

川普說自己很多朋友是同性戀,但「我自己是傳統派」。他的好友不乏同婚者,他祝福他們;他的企業雇用同婚人士,他並說會任命或提名同性戀者—只要操守、能力符合要求—出任公職;但當媒體問他「改變立場了嗎?」他斬釘截鐵地回答「沒有!」

電話那頭的川普是如此立場鮮明地反對同性婚姻,這頭的蔡英文一定已經得到知美的吳釗燮、李大維提醒:萬萬不可提同婚!

最新消息稱,促成英川通話的幕後功臣是前參議院共和黨領袖杜爾(Bob Dole)。杜爾也是反對同婚的大將。他當年在國會第一個聯署提出《捍衛婚姻法》,禁止同婚者享有聯邦政府給予已婚者的福利。他原本固定在華府某教堂禮拜,後來換地方了,原因是教堂的牧師支持同性戀(還不是同性戀婚姻)。杜爾還曾退回某筆政治獻金,原因是捐款團體係同性戀組織。

川普當選後,台北傳出消息稱「川普陣營重要幕僚曾在10月來台見蔡總統」,即華府智庫「傳統基金會」創辦人佛納。須知佛納反同的立場亦極明確,最高法院許可同婚時,佛納寫了公開信,提醒支持同婚者不可踐踏反對同婚者的權益。

川普任命蒲博思擔任白宮幕僚長,台北政壇非常高興,因為蒲博思兩度訪台,台北視為「知台派」。他對同婚的立場如何,可以從美國某同性戀網站的首頁標題看出:「歷史上最強烈的反同黨綱之主其事者…」。我們不妨假想一個狀況:有一天,川普提到台灣,蒲博思問川普,「您是說那個致力推動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

蔡政府全力推動同婚合法,原本不無「沖喜」之意,畢竟台灣很久未受國際關注,如果能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者,必定能拋頭露面。現在有了英川通話,在國際上大受矚目,應該也就不必再靠同婚合法來掙面子了吧。

#川普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