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紀錄片《日常對話》導演黃惠偵的童年時期,母親等於是她的天與地,帶著才10歲的她和妹妹義無反顧地離開家暴的父親,又做喪禮「牽亡」的工作撐起一家3口的生計;加上離家時,他們沒帶戶口名簿,黃惠偵和妹妹國小就輟學,幫著母親一起牽亡。黃惠偵隱約感覺到媽媽與其他家庭不同,但直到11歲那年,有人告訴她「你媽媽是同性戀,是變態」,她才開始意識到外界怎麼看待她的母親。

「那幾年我非常困惑。媽媽是我的一切,但社會上都說同性戀是不好的。我那時候很怕跟人接觸,沒做牽亡的時候,常跑去台北車站附近坐著,遠遠地看人潮來來去去,或是往山裡跑。」直到20歲,紀錄片導演楊力州來拍攝做牽亡的青少女們,黃惠偵才第一次發現影片的力量,買了第一台小DV,隨手錄下家裡的片段。

黃惠偵後來到社大修紀錄片的課程,接觸到牽亡以外的世界,「我那時想,透過影片,就有更多人能聽到我想說的話。」

透過《日常對話》的攝影鏡頭,黃惠偵終於可以向母親傾訴自己的感情。「2012年,我女兒出生。當我成為母親,看著自己的小孩如此喜悅,就會想知道母親到底是如何看待我。」黃惠偵表示:「媽媽看了電影之後,高興了整整一個月都沒發脾氣。這或許是她第一次有距離地看自己,用別人的視角看待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

#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