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黨輪替在美國是稀鬆平常的事,因此200多年來美國不管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的總統接替前一政黨,擔任白宮新主人,都會念在外交決策的穩定性與一致性,很少發生急劇震盪甚至自相矛盾的可能。就算有不一致的時候,頂多也是小幅修正,或者涉及次要政策的轉變。不過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與現任總統歐巴馬在過去1個多月對外作為的冰火不洽,堪稱新、舊任行政權罕見的「網內互打」。

重點是時間再近,川普也還有19天才就職,當選後還沒當家,川普即以總統之姿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會面,又違反政壇慣例與蔡英文總統通電話,最近又開始重塑美俄關係。

然後歐巴馬也火了,以俄羅斯網路干預美國大選為由,驅逐俄國外交官、關閉俄國外館與進行經濟制裁。美國在聯合國表決以色列約旦河西岸屯墾政策決議時,也未依支持以國慣例,投下棄權票,讓譴責以色列的決議過關。當然此決議案一通過,川普馬上又在推特上開砲批評歐巴馬當局背棄對以國的承諾。

回顧美國近代外交史,這種網內互打的情況相當罕見,建國之初幾任總統謹記國父華盛頓的叮嚀,讓美國維持孤立主義的姿態,避免在國際上惹是非,而18、19世紀的總統不管哪一黨大多謹守這條路線。20世紀後兩黨都支持《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與《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冷戰期間兩黨也一致延續圍堵策略來對付蘇聯,兩黨對於反恐戰爭與國際掃毒也都有高度共識。

但終結前朝的外交決策也不是沒有,例如歐巴馬上任後從伊拉克撤軍,並移軍阿富汗。又如民主黨柯林頓與191國簽訂《京都議定書》,共和黨小布希上任後不但未入法,甚至不再認可此締約行為。「全球箝制法規」是另一例,它禁止美國資金流向任何協助墮胎或者傳播墮胎資訊的國際節育組織,但此法規的實行在過去30年變動多次。不過不管怎樣,這些外交政策的不一致,都不如川普與歐巴馬互鬥的幅度與程度。

有人說川普反共,向中國揮拳頭暗助台灣,但其實也不是,因為川普跟俄國總統普丁關係好,所以像共和黨大老馬侃,在越戰時甚至被越共俘虜過,就非常反對川普跟俄國走太近。所以川普的確在創造一個共和黨反共概念的新內涵:就是威權的俄共可以交朋友,但是營利的中共,尤其是造成美國貿易逆差的共黨是可以立馬交惡的。

然而美、俄之間有太多的地緣衝突與價值相左,包括在敘利亞、烏克蘭、克里米亞、中東、北約前途和核武發展等議題上都是,川普上任後很難在這些議題上都讓步。也許川普對俄國的起手式不過是先聯合次要敵人俄國,打擊主要敵人歐巴馬的盤算罷了。(作者為東海大學政治系副教授)

#川普 #歐巴馬 #美國 #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