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過去了,但猴年還有1個月才過完,正值「本命年」的蔡英文總統仍然沒有走出「文字障」。

弔唁泰王,把泰國的國名寫錯,這是無心的筆誤,人家沒有計較。上星期弄出個前所未有的「自自冉冉」,又把毫無對仗可言的字句稱為「對聯」,這下可好,不論中華文化專家還是台灣文化專家,齊聲批評。現在她又以負面用語「戰戰兢兢」形容國軍,實為敗筆,簡直與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通商寬衣」一個等級。

民進黨上上下下,難道只有文革時的打手、寫手「王力」,就沒有語言大師「王力」?(誰是王力,下詳)

9月間,習近平在G20峰會演說,把「通商寬農」錯讀為「通商寬衣」。這實在要怪簡化字,因為「農」的簡體字與「衣」很相似。如果是正體字,台灣的小學生都不會念錯,堂堂法學博士何至於高倡「寬衣」?

上周,大陸另一位法學博士阮成發犯了類似錯誤,一連幾次把著名的「滇越鐵路」念成「鎮越鐵路」。最不可原諒的是,阮成發是雲南省長,而「滇」正是雲南的簡稱。

大陸去年還發生多起這類重大失誤,多是撰稿時出錯。3月的「兩會」期間,新華社通稿,把「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錯植為「中國最後領導人習近平」。7月,騰訊把「習近平發表重要講話」寫成「習近平發飆重要講話」。不消說,又是一陣網路瘋傳。

此外,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出訪南美時,央視網站寫成「李克勤」;未幾出訪歐洲,央視網站寫成「李在強」。李克強或許想到,他的前任溫家寶當年被《人民日報》誤寫為「溫家室」。

在歐、美,這類寫錯、念錯的例子不勝枚舉,歐巴馬總統曾把俄亥俄(Ohio)拼成Oihi。最新案例是總統當選人川普,2星期前,共軍拿走美國的水下探測器,川普在推特上說陸方作法是「前所未有」(unprecedented)。可是他誤寫為unpresidented,這個字不存在,硬要翻譯,或可算是「非總統的」。

川普之錯真是「罄竹難說」,例如把歐巴馬的名字寫成Barrack(營房),其實應是Barack;把榮耀(honor)寫成honer。最近一起發生在前幾天,把等待(wait)寫成了waite,多了個e。

多了個e?之前最有名的例子是老布希的副總統奎爾,他訪問學校,小學生在黑板上拼寫「馬鈴薯」,明明寫對了(potato),奎爾偏偏要他在字尾加上個e。雖然奎爾是按照學校提供的答案卡「糾正」學生,亦即學校也弄錯了,但奎爾自己該負起全責,他後來的回憶錄稱對此有揪心之痛。

不論如何揪心,錯了就是錯了。犯了這樣的錯,美國人是自己負責,大陸是下邊的扛責,蔡政府則是「我沒有錯」。其實犯錯不可怕,可怕的是鐵齒硬拗,寧可把髮夾彎到斷也不肯認錯,那才貽笑大方。

鄧小平晚年書寫條幅紀念某人,用了「名符其實」等語。鄧不放心,請北大教授王力指正。這個王力是語言學家趙元任的至交,不是文革時的宣傳組長王力。王回稱「應是名副其實」。鄧感謝之餘,說道「國家領導人寫了錯別字會影響國民的文風」,因為上行下效。這回蔡總統以「戰戰兢兢」形容國軍,固然莫名其妙;教育部回應「不便評論」,更是莫名其妙。用的對,就是對;用的不對,就是不對;「不便評論」豈不是教導下一代鄉愿?

蔡總統的代表宋楚瑜擔任省長時,愛將爆出緋聞,宋引用論語:「君子之過也,如日月之食(蝕)焉」,因為「過也,人皆見之;更(改)也,人皆仰之」。宋先生不妨勸勸蔡總統,免得她的發言人愈拗愈離譜,不中毒也可能嘴巴麻痛。

#習近平 #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