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有趙高「指鹿為馬」,今有小英「自自冉冉」,果然陽光底下從來都沒有新鮮事,號稱喜歡讀史的蔡英文顯然沒有從歷史中吸取教訓,或者更準確的說,她雖然從過去的經驗中認知到「謙卑再謙卑」的重要性,但並沒有足夠的能力將這種口號轉化成自己的實際行動。這也提醒從政或者打算以後從政的人們,批評別人傲慢很容易,但要做到謙卑實際上很難,若沒有足夠的胸懷容忍異見,且對艱難險阻缺乏足夠的心理準備,所謂謙卑只不過就是給自己臉上貼金的託辭,根本不值一提。

幕僚團隊只會硬拗

這次「自自冉冉」事件造成的公關危機堪稱慘案,令人不忍卒視。實際上這件事情本身並不複雜,識讀手稿原本就很容易導致錯誤,總統府認識到錯誤改正過來即可,沒必要硬拗。就算因此招來一番訕笑,也不過是一日新聞,不會引起軒然大波。

但府方對此不以為然,僅以尊重學界不同見解來搪塞,在鄉愿之風盛行的台灣社會,這種說法很常見,很多問題明明可以分清楚是非對錯,但人們因為怕得罪人或者疏於查證,所以喜歡以尊重多元意見為由,將別人辛辛苦苦論證得出的結論與無知之徒隨隨便便提出的意見相提並論,這不啻對嚴謹學者的侮辱,而府方的這種做法無疑就是經典案例。

最可笑的還是一眾護航者,甚至以台語念法為由將「自冉」進一步曲解為「自然」,問題是既然如此,何不直接寫「自然」?很快這種說法就被台語專家證偽,因為「然」與「冉」的台語念法根本就不同,本來護航者還想藉此嘲笑別人不懂台語,如今反證明自己對母語不求甚解。

更為滑稽的是,還有立委找來賴和之孫來做「權威」解讀,這就更是笑話了,人文領域的考據、詮釋是一門專業,與血緣毫無關係,子孫後代若不是致力於先人文獻的學術研究,那就是與其他非專業人士無異的路人甲,並無任何詮釋的優先資格,這一齣鬧劇只不過再度證明了主其事者的無知。

其實在這件事上,眾人對府方已經抱持了最大寬容,因為這畢竟是新年春聯,本來就是歡樂祥和的一件事,沒必要因為小節破壞了氣氛。更何況,府方選用台灣詩人的作品,看在本土派眼裡也是好事一樁,本可藉此機會大大提振台灣文學界的士氣。但總統府的幕僚不顧大局,為了所謂的面子硬拗至此,甚至不惜讓原本的批評者降低調門,這更坐實他們的狂傲,更讓之前宣揚的「謙卑」徹底破產。

更大的危機其實還在後面。從這一事件可以對當前的幕僚團隊得出兩點結論,第一,缺乏足夠的危機處理能力。這次事件發生之後,除了硬拗之外,基本上沒有其他作法,這說明他們對這一事件的後續變化趨勢及其後果缺乏恰當的評估,才執政7個月就與社會輿論和民情產生如此巨大的距離,令人震驚。

現在的幕僚團隊常被外界譏諷為「文青治國」,看起來並沒有冤枉他們,文青久了很容易陷入自我感覺良好的幻覺之中,失去了對外界批評的敏感。

決策過程太過隨意

第二,缺乏風險管控意識,這其實是更大的危機所在。幕僚團隊選詞的立意並不難理解,但他們顯然沒有將此問題視為一件重要的事,甚至明知道「冉」與「由」存在爭議,卻仍然選擇這句詩,說明他們的決策過程太過隨意,既缺乏足夠的風險評估,也沒有實施效果的沙盤推演。事實上,要從台灣文學作品中尋找祝福新春的語句,應該還有無數選擇可用,根本沒必要將自己推進爭議的旋渦之中。換句話說,這件事完全就是庸人自擾之。

若上述兩個問題不及時化解,蔡的團隊只會不斷製造紛擾,直到發生一次重大民怨事件,下台一鞠躬就是不可避免的結局,只是時間早晚問題。(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博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