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林濁水與沈富雄先生在媒體發表對年金改革的看法,引發陳副總統在臉書回應。陳副總統提到,年金改革就像「孵育新品種的年金鵝」,也像「換騎新馬,跑離年金懸崖」。這意味著未來年金改革有兩條路可走,其一是沿著過去的路走下去,但須做一些修正,也就是「改革」;其二是另外開創一條路,與之前的制度切割,換言之即是「革命」。

台灣年金制度走至今日,如同進入十字路口,未來究竟是要改革還是革命,就是陳副總統與林濁水、沈富雄兩位先生辯論的重點。

討論哪一條路適合未來的年金制度,得先剖析年金的本質。基本上,此次年金改革事涉兩種年金體系,一是軍公教退撫制度,這是退休金制度,是政府與軍公教的勞動合約,不應牽涉到新舊公教人員的世代互助機制。但以目前的制度設計來看,的確存在如林濁水所言「用下一代的未來,讓上一代養尊處優」的現象。目前溫和改革的方式確實無法令軍公教退休金制度得以永續發展,致使年輕公務人員心生「看得到卻吃不到」的不滿。

現今狀況和2005年改革勞退舊制的狀況一樣,關鍵因素在於確定給付制無法抵抗人口結構快速老化的摧殘。世代之間不能互助的窘境,將導致現有制度提早崩潰。因此,上一波勞工退休金制度的改革即是以革命的方式,另立新的勞工退休金制度。新制順應國際趨勢,採用確定提撥制,利用自負盈虧原則,建構職業退休金制度,而之前舊制產生的虧損則以時間換取空間,以多元且漸進的方式逐步解決。當時改革成功的經驗,也複製於私校退撫制度上,成為職業年金改革的典範。

然而,依陳副總統所言,將優存利息在2至6年內歸零。此種漸進式的改革短期內可改善年金體質,但仍無法解決根本問題。漸進式改革提及的提高提撥費率、延後支領年齡、延長薪資採計期間、降低所得替代率等措施,只會誘發更多的退休潮,加速年金體系瓦解。至於提升基金投資報酬率也只是杯水車薪;而若以政府預算挹注,則會牽動全民與軍公教的緊張關係。

此次改革的另一種年金體系為勞保年金,這屬於社會安全制度的調整,包含世代互助與所得重分配的功能,因此比較適合採行溫和改革的方式。也就是說,維持原有的確定給付制架構,但須進行適度改良,正如陳副總統所言「穿著衣服改衣服」。此改革的重點在於「職業間的衡平性」以及「世代間的公平性」。前者須建立基本原則,以整合目前的年金制度,包括勞保年金及國民年金制度等;後者得改革政府財政支出方式,建立儲備基金,以支持未來基礎年金之永續發展。

年金改革的討論如同盲人摸象,每個人根據自身的體驗,感覺到不同的年金。事實上,它是所有事物的組合,唯有透過更多的討論,才能窺得年金的全貌。(作者為淡江大學保險系副教授)

#改革 #林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