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政府頻頻演出「髮夾彎」戲碼,早已讓國人嘆為觀止。蔡總統宣布要補提名監察委員的同時,不忘宣示廢除監察院的立場從來沒有改變,言行不一的表現,果然引發各界批評,連許多過去一直跟民進黨來往密切的公民團體都看不下去。

許多立場強硬的民進黨人士認為,廢除考試院及監察院,回歸三權體制,是民進黨一貫的主張,2015年民進黨「憲政改革討論會議」也重申了這一點。現在不能因為執政,為了現實需要就轉彎。非綠營人士則質疑,蔡英文總統與民進黨政府是因為掌握了位子與資源,想安插親信、圖利自己人,才會背離立場、政策轉彎。

上述兩種說法都只解釋了一部分原因,卻不是根本因素。蔡英文總統與民進黨政府為什麼會一再上演政策轉彎戲碼?一言蔽之,是思維分裂症的後遺症。民進黨從黨外時期開始,抱持的就是對抗思維,對抗威權統治的國民黨。在對抗思維下,國民黨政府一切都是錯的,象徵統治正當性的中華民國憲法,更是批評的對象。國民黨都是外省人,外省人都很醜惡,所以在大陸的中國人也是醜惡的,所有中國意象都是醜惡的。

五權憲法是否優於三權憲法,本身從來不是討論的重點,只因為五權憲法是國民黨的創設,民進黨一定要批評反對。如果今天美國實行的是五權憲法,國民黨創設的是三權憲法,民進黨就會反對三權憲法,並主張增設考試院與監察院。總之,對於想要對抗及推翻國民黨統治的民進黨來說,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完全對抗、完全否定。

從對抗思維的角度來說,只要破壞對手的立足基礎就獲勝了,過去幾十年來,中華民國憲法、史觀、甚至文化,一一受到民進黨的顛覆與破壞。當民進黨還沒有機會執政的時候,單純的對抗思維還勉強可用,但是當民進黨開始有機會執政之後,就面臨了自己要提出主張的考驗,於是民進黨在憲法上只能去抄襲美國的三權分立,至於史觀,居然讓日本史觀復辟,忘記了日本曾經對台灣血腥屠殺、高壓殖民。至於文化,中華文化博大精深、在台灣根深蒂固,難以動搖,只有少數思慮不清的民進黨人士才會繼續設法切割,民進黨立委劉世芳甚至鬧出了把扯鈴當成中華文化而提案要刪除補助的笑話。

蔡英文上任後,民進黨政府的許多政策轉彎原因,說穿了就是知道以往對抗思維下的政策主張不符實際狀況,根本就不可行。然而許多產生於對抗思維時代的主張,早已神主牌化,不容輕易改變,於是又反過頭來限制了蔡英文與民進黨政府的施政作為。

以兩岸關係來說,民進黨在對抗思維之下,當然要全力切割台灣與大陸的關係,更要高調批判國民黨的兩岸交流立場;國民黨政府促進兩岸和平交流的作為,甚至被冠上莫須有的「賣台」大帽子。兩岸《服貿協議》、《貨貿協議》談判,最後竟因太陽花學運占領立法院而前功盡棄,就是這種對抗思維的最極端表現。

蔡英文當選總統之後,民進黨政府宣布要重新啟動兩岸《服貿協議》、《貨貿協議》談判;蔡英文始終不願意承認「九二共識」,造成兩岸關係的急凍,但是她在出席台商新年聯誼會的時候,又呼籲對岸應該排除政治干擾。凡此種種,都是對抗思維只能夠騙取選票、卻不能用來治國的鮮明證明。

對抗思維已不可行,當家思維還沒成型。在這個尷尬的過渡時期,許多僵化的基本教義派,必然會要求蔡英文總統與民進黨政府以誠信態度來落實許多過時的主張,廢除監察院與考試院只是其中的枝節,修憲、制憲,乃至於台獨建國與加入聯合國,才是終極的追求。從這個角度出發的批評者,如果不是別有政治目的,就是跳不出對抗思維的老靈魂。

蔡英文總統與民進黨政府如果想好好帶領台灣,就要針對思維分裂症,做一次仔細的診斷與治療,從當家角度建構有利台灣生存發展的執政思維,淘汰早已過期且失效的對抗思維;被對抗思維綁架、明知不可為卻不思改變,又無法建構當家思維的窘境,最後失去的不只是綠色執政的民意支持度與執政基礎,還會連帶拖累台灣的前途。

#三權 #主張 #思維 #國民黨 #蔡英文總統與民進黨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