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在上任後旋即簽署行政命令,令美國退出TPP協議,象徵著美國自由貿易時代的結束,也象徵著美國新霸權主義的來臨。

自上世紀東西方冷戰以來,美國就以自由世界的領導者自居,除軍事上支持同盟國外,同時,也開放市場,振興開發中國家的經濟發展,用以杜絕共產主義發展的溫床。上述的政策基本上是成功的,日本及亞洲四小龍的興起就是一個典型範例,然而,當「子女」成長茁壯後,「奶媽」卻已老態畢露矣。

更有甚者,在雷根時代才把宿敵蘇聯弄垮,以為就可以高枕無憂的美國,現今,橫空出世的中國,猶如21世紀的醒獅,直接挑戰了美國在21世紀的霸權,真可說是「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鼾睡」?為此,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以民粹的言詞,訴說美國人民的工作機會被搶,就是最直接、最有效的訴求。為此,強烈地要求各國投資美國、要求美國公司不得在海外投資、要脅要對美國進口商品課進口稅,要脅退出WTO等都成為振興美國經濟的合理訴求,更重要的是,中國,才是她此次「十字軍東征」的真正目標,而(本已是囊中物的)裂解歐盟、要求日本、台灣、韓國等付更多的保護費,只是個「一石兩鳥」的代理人戰爭,也是「軍事競武」裂解蘇聯般的故技重施。中國,才是美國在21世紀霸權的眼中釘,不在此時出手,更待何時?

「競武」窮其國力,當然是兵不血刃的上策,上一波拖垮蘇聯的戰略,除了競武外,就是天然氣的價格暴跌,造成蘇聯經濟的破產,那麼,這一波對付中國,除了競武外,還須另配那一道方子,才能畢其功於一役呢?

在許多可考慮的方子中,美元,就是這最後一道法寶,所以「競武+美元」應是這次新十字軍東征的戰略:競武,從內部消耗中國,弱勢美元(強勢人民幣)從外貿刨中國經濟的根。

從競武的戰略來說,要求美國的盟邦買更多先進,對中國有壓力的武器,當然是「一石二鳥」的上策,一方面給美國創造外匯收入,也為美國創造工作機會,更可虛耗中國國力。為此,她要對內、對外「醜化中國」才能合理化她的國防及外交政策,也才能激起國內、外敵愾同仇,一致抗中。

另從弱勢美元來說,美鈔的發行權在美國手中,以印鈔的方式,加速美元的流通,同時,又強烈指謫中國(及所有相關的國家)操縱匯率,讓人民幣加速升值,再配以高關稅的「處罰」,就是政策上的連環套。當然,製造業果真如願重返美國後,更須以弱美元為配套,才能強化美國的出口。

然而,這樣的抗中戰略對美國而言是穩賺不賠的嗎?其結果也未必。其一,投資美國的政策,會造成美元升值的壓力,此外,在競武及公共建設強化下的川普政策,也會堆積出愈來愈高的國債,它會讓美國的利息有攀高的走勢,而此,一方面對美國的房地產造成衝擊,從而直接影響美國經濟的復甦;另一方面,走高的美國利率,也會造成美元買壓,而增加美元的升值壓力(及股票市場的打壓),而這,又與上述美中競武下的弱勢美元戰略相左,因此,美國內部經濟的反噬,將是川普必將面對的難題。

其二,就美國拉盟國打中國的戰略中,其致命困難在於,在美國霸權下,各國(除日本外)其實不必然那麼地在意中國的崛起,然現今,美國要求各盟國協力圍堵、抗中,但同時,又要求各國以各種不同方式「進貢」美國;此外,川普更以破壞現有體制為能事,重新界訂國際經貿秩序,以鞏固其霸業,凡此種種,各國實未先受其恩,卻先受其辱。

最後,就台灣來說,我們是繼續堅持作川普的「廖化先鋒」以抗中嗎?若在大量軍購後財政困窘、貿易逆差下的台灣,卻須配演「台幣反向升值」的戲碼,將會是個雪上加霜的反動。

#川普 #美國 #中國 #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