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經歷了長達一年半的「臨時性限制措施」之後,股指期貨終於在上周五正式開啟正常化的步伐。筆者認為,創新金融工具和金融衍生品要審慎,而對於金融市場和金融產品的監管,不應當被價格和指數波動所左右或主導。

在某種程度上,股指期貨為A股市場2015年的巨幅波動背了黑鍋。當年6月份A股市場的巨幅波動,一時間令股指期貨成為眾矢之的。在外界巨大的輿論壓力下,中金所被迫對股指期貨採取了一系列的「臨時性限制措施」。至此,股指期貨成交量急劇下滑,整個市場處於「冰凍」狀態。

資料顯示,2016年滬深300、上證50、中證500三大股指期貨品種成交量較上一年分別大幅下降98.48%、95.42%和84%,成交額較上年分別大幅下降98.83%、96.59%和89.13%。而此後A股市場繼續大幅下挫,最低下跌至2,638.30點,限制股指期貨,並沒有令市場好轉。

實際上,類似的情況早在上世紀90年代就在日本上演過。1990年日經指數從歷史高點回落後,業界就開始普遍譴責股指期貨導致市場下跌。從當年8月起,大阪交易所不斷採取各種限制措施。在嚴格控制之下,日本股指期貨接近停轉,但這並沒有改變股票市場的低迷走勢。1994年後,日本開始逐步放鬆對股指期貨的管制。2005年,日本大藏省下屬政策研究中心在「日本經濟波動中的結構轉型和日經225股指期貨交易」一文中反思認為,1989年到1992年是日本經濟週期結構轉變的時期,股票市場下跌主因來自經濟基本面。

眾所周知,股指期貨是一種對沖工具,投資者可以用其進行套期保值和風險管理。而股指期貨這一功能的發揮,足夠數量的投資和參與、充分的流動性是必要的。從當時限制股指期貨的本意來看,主要是出於穩定現貨市場的考慮,但是實際上,這一舉動並沒有達到想要的效果,在整個股指期貨市場「冰凍」之後,一部分投資者甚至轉向了海外的A50市場。

筆者認為,從市場的交易體系和產品體系的角度看,包括股指期貨在內的金融品種,都是市場的一個部分,其主要功能還是發現價格,為市場投資者提供更多的金融工具。歸根到底,還是通過完善市場體系來服務市場的長期發展,最終服務於實體經濟。從發展過程來看,一些金融產品或許帶有缺陷,但從監管角度來看,應當採取措施彌補這些缺陷,堵住漏洞,而不應被股票市場價格波動左右,去對市場進行過度的行政性干預。價格最終是要在市場交易的基礎上自發形成的,以股票價格或者股票市場波動為出發點的監管,圍繞指數漲或者跌來進行干預,都將造成市場嚴重扭曲。

實際上,在股指期貨停擺之後,有不少業內人士擔心出現重蹈國債期貨的情況--在經歷了1995年的「327國債期貨事件」之後,整整18年之後的2013年,這一品種才重新上市。不過,從此次股指期貨的經歷來看,整個市場參與者對於股指期貨的認識正在趨向理性,監管部門的監管水準和監管自信也較過去大幅提升,這或許是股指期貨在一年半之後能夠啟動正常化的主要原因。(摘自經濟參考報)

#股指期貨 #投資 #金融 #價格 #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