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政府上任1個月進行總結,像是演出震撼教育,先是譴責民主黨不服輸,拖延內閣人事任命,使他不能順利施政;接著批評西岸自由派法官不依法判決,使反恐國安受到打擊;再又炮轟主流媒體製造假新聞並且鋪天蓋地散布仇恨,實為人民公敵。

美國的民主政治走到這一步,證實這是一場川普革命不虛。有人問,新總統上任怎麼會沒有蜜月期?答案很簡單,既然是革命,革命的對象也已經意識到這是革命,「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緻,那樣溫良恭儉讓。」所以彼此當然沒有和對方渡蜜月的打算。

美國需要革命嗎?美國既不需要獨立革命,也不需要民主革命,但是川普顯然以「還政於民」為名,要進行一場華府革命。這場革命以民粹為本質,川普需要不斷團結選民作為堅強後盾。

為什麼要進行一場華府革命?因為華府已經嚴重腐化。俗話說「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將這句話放在當代美國,可以改成為「鐵打鋼鑄的華府,來來去去的總統」。雖然白宮主人號稱世界上最有權力的人,但推究他實現理念的可能性,結論教人失望。華府腐化,總統難有作為,政府赤字空前,貧富差距拉大,社會陷入分歧,反恐戰爭失利,所以素人川普銳意裂解華府壁壘,要「抽乾沼澤地」。

最近美國輿論瀰漫所謂深國論(deep state)和廣國論(broad state),關切美國是否正逐漸墜入所謂國中有國狀態,無論民選政務官員怎麼換,鐵打的營盤其實自成一國,自有一個難以撼動的內部體系,民選官員無可奈何。根據深國論,領導人如果抓狂,對這個影子國家宣戰,後果便會有如土耳其和埃及。果真如此,川普是不是會步入險境?

「國中之國」這個概念不始於今日,艾森豪總統卸任的告別演說,已經憂慮軍事工業複合體對美國前途會構成衝擊,事實證明果然如此。半個世紀後的今天,這一層擔憂變本加厲,那「營盤現象」從最初的軍工、國會、國安,已經擴散到了財政、司法、華爾街和矽谷。華府的永久勢力包括聯邦常任官僚、情報機構、軍方、承包商、遊說機構和新聞界等等,在若干程度上已經近似封建特權,總統投鼠忌器,一般不會去招惹。

所謂政通人和,本質上意味著任何國家光明與陰暗兩個面向都要顧全,而在美國,不僅是共和黨政府如此這般,民主黨政府亦復如是,柯林頓和歐巴馬都遇挫折而馴化,最後深諳其道。否則兩任做不下來,即使幸運地做下來,卸任後的總統圖書館募款不易,演講費與影響力也會無影無蹤。這是美式民主的不幸現實,川普顯然別有他圖。

國中之國這個說法究竟是否適用於美國?普遍的看法是還不至於,原因是美國畢竟還存在著一定程度的民主監督和法治制約,而且在實際操作上,華府「營盤」建制次系統目前廣而不深,基本上各自為政,並沒有出現一個中央統合的對抗勢力。儘管如此,他們對川普而言,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對於歐巴馬繼續住在華府,共和黨有隱憂。

有人擔心川普走向法西斯,目前過慮了。川普雖然調子很高,驚世駭俗,但如果不能改革健保、稅制、邊境,並且增加就業,他就是另一個來來去去的總統。(作者為美國律師、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中國研究中心理事會主席)

#營盤 #總統 #美國 #川普 #華府 #鐵打 #革命 #一場 #流水 #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