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歲黃俊傑在台中監獄南投分監服刑,寫信給南投地檢署自白,他將槍彈藏匿在埔里山區,願交出槍彈,檢察官指揮9名員警借提取槍,黃卻在途中跌落山谷逃逸。9名員警為何會丟失1名毒犯?黃是否藉深山取槍,策畫縝密的逃逸計畫,全案仍有諸多疑點。

據了解,黃嫌是埔里人,熟悉當地山區,他寫信給檢察官自白願繳出藏在他位於山區工寮的槍彈。由於黃對工寮的地點及工寮內擺設、藏槍地及藏放方式,描繪得鉅細靡遺,指稱工寮位於埔里鎮石坑路凌霄殿上方的山路進去,登爬約1.5小時處。

警方9人前後包夾黃,走平緩登山步道2、3小時,卻未抵達,警方也起疑,多次詢問「怎麼還沒到?」黃總是回應「都是你們走太慢」。同行員警表示,途經多次陡坡後,橫切進60度的長陡坡路段,有的路段要雙手扶山壁及樹枝、有些路段須或爬或滑,警方都走得膽顫心驚,帶腳鐐的黃嫌卻能健步如飛,還誇口走得比警方快。

「地勢實在太陡峭了」,同行警員表示,黃男當時錯愕連聲慘叫,直接跌落山谷,初步看起來,應該是一時大意而失足跌落;加上摔落時天色未黑,他還與警方持續隔空對話,並未在第一時間逃跑,直到深夜下雨後,才未出聲,可能是為走避雨勢而自行脫困,隔天救難人員下山谷搜尋,發現一平坦處所留的水及食物,是與警方入山時,一起攜帶上山的。

了解地形的人士認為,現場山路實在太陡峭,且滑落處下方是約70度大陡坡,恐會跌落陡峭山谷,黃熟知路況,若要計畫逃亡,應不至於選擇如此危險之處,可能是無心插柳。

黃嫌是否藉入山取槍,規畫縝密的逃逸計畫?或在執行逃亡計畫時,發生意外,或全案只是一場意外?9名員警為何會丟失1名毒犯?全案仍有諸多疑點待釐清。

#警方 #黃俊傑 #搞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