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徵信所 小檔案
中華徵信所 小檔案

中華徵信所是台灣歷史悠久、少數提供全方位工商資訊服務的民營機構,第二代接班人張大為,去年決定接下全球徵信集團、義大利CRIF公司的收購要求,張家退出經營管理層、保留住中華徵信所的品牌及LOGO。

張大為在接受本報訪談強調,儘管中華徵信所50多年來一再擴張工商資訊服務,仍趕不上國際變動的快速,更令他為難的是,所有創新鉅變都需要龐大資金及前瞻技術,唯有與國際集團交換籌碼,才有機會作到。

台灣中小企業共同問題

張大為表示,中華徵信所面對的困境,在台灣中小企業裡並不是特別個案,大家遲早會面對同樣的問題,與其讓企業默然殞落,更應該勇敢忍痛改變、迎向國際化的未來。以下是專訪的重要摘要:

問:市場傳聞許久中華徵信所出售給外商的消息,為何一直到最近才明朗?

答:中華徵信所是國內歷史最悠久的工商資訊整合服務,以台灣經濟以出口為主體,工商徵信很需要國際連繫、多語言協助,從我父親、也就是早年「工商徵信通訊社」創辦人張秘主持公司時,就曾與跨國企業接觸尋求合作的可能,這次最終接受總部在義大利的全球徵信公司CRIF收購,因雙方簽定備忘錄,收購完整之前不得對外表示任何說法,連長期與中華徵信所合作大陸徵信調查的日本帝國徵信(Teikoku Databank, TDB)也都不清楚,也非常不滿意我沒有親自說明,整個過程讓我方感到很尷尬,所幸投審會在確定無陸資後,已順利通過此案,代表義方的新任總經理也交接了。

台灣價值融合國際優勢

問:中華徵信所與CRIF談判過程,哪些部分是讓你最後拍板的原因?

答:CRIF成立至今20多年,與美商D&B走相似商業模式,遍及全球四大洲、25個國家據點,近年來更因發展徵信報告業務而不斷持續成長,擴展專業市場的全球版圖態度積極且明確,例如,一開始談判我就先提出,中華徵信所除了台北之外,還有北京、上海、台中、高雄等「不賺錢」的海內外據點,CRIF代表明確表示,「只要是工商徵信業務就要收購,和獲利無關」;我再次提出,除了工商徵信業務,中華徵信所還有資產估價、台北總公司辦公大樓,CRIF代表也明確表示,「只要收購工商徵信業務,其他都不要」。跨國公司的龐大資金、國際網絡及專業能力,才能幫助中華徵信所永續發展,我方除了員工留任,也爭取到保留「中華徵信所」的品牌、LOGO等,讓台灣價值有融合國際優勢的機會。

問:工商徵信服務為什麼一定要走國際化?

不能和Google搶生意

答:中華徵信所從最早的工商徵信業務,如今已擴張到市場研究、資產估價以及財務顧問等,持續強化徵信資訊的多元價值,相較於國際作法卻只是小打小鬧,以前我們員工要跑去海關抱回一本本厚厚報表,進行進出口資料彙整等,現在不止電腦取代製表,基本資料徵信Google一下,全部都有,我們行業是從資料匱乏到資料泛濫,就企業營運模式,電子商務取代傳統企業,交易型態不一樣了,陸企螞蟻金服從生意過程就成為最好的徵信單位,我參訪阿里巴巴戰情室後,更徹底理解,中華徵信所不和Google搶生意,必須從過去靠兩條腿的賺錢方式,銳變為靠兩支耳朵之間的頭腦來成長,這一定要廣納分析師、大數據研究人員等等人才來創造真正價值,走向國際化能有大筆資金注入、取得國際前瞻技術的機會。

問:中華徵信所加入CRIF的預估優勢有哪些?

答:我們也不過是中小企業,想以自己力量追求創新改造,只有「開小火」的程度。國際上因重視信用(credit),熟知信用價值的建立與運用,英國人甚至把credit當作交易,中華徵信所的工商徵信業務唯有與國外搭起來,可以引進具國際實作經驗的模型、作法,我們曾代表台灣與南韓等10個國家、地區的徵信權威單位共同組成「Asia Gate」策略聯盟,CRIF可以注入大筆資金,全球客戶也擴及銀行、金融機構、保險公司、公益企業等,現在已名列FinTech百大企業排名(國際金融科技產業評比),這是台灣企業最需要的。

#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