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局草擬的《保防工作法》草案,遭抨擊威權與「人二」復辟。雖然行政院最終打回票,但人民對於蔡政府捍衛人權以及守憲誠意已經打上問號。如今,部分民進黨立委再提《反滲透法》,加強反情報工作之外,「假新聞」亦列入管制重點。侵害人權的疑慮未解,只怕再添妨害新聞自由的罵名。

《保防法》草案被披露後,引發輿論譁然。不論是「保防員」進駐各政府機關,而且只需經機關首長書面同意,即可對嫌疑當事人行使調查權、調閱權、臨檢權以及查扣權,包括高科技與影響國安利益有關的民間產業亦比照辦理。此舉形同調查局擴權,台灣回到戒嚴時期,自然遭輿論口誅筆伐。

因為有違憲之虞,被市場唾棄的《保防法》很快下市;只不過該法是總統指示「現階段刻不容緩的重要任務」,調查局任務搞砸了,恰巧就辦了個共諜案,媒體也恰巧報導台灣有5000共諜,綠委自然順水推舟,改推《反滲透法》借殼上市。

避開為人詬病的國會監督以及侵害人權的部分。綠委認為台灣已有很多「假新聞」,已影響政府施政,未來都應該列入規範」。然而,媒體報導有誤或「製造」假新聞,現行機制足以究其法律責任,動輒扣上「國家保防」的帽子,與「動員戡亂時期」何異?難免產生寒蟬效應。

解嚴之後,政客們對於不聽話、不合作、不友善的媒體,往往標籤化來醜化、抹黑,以削弱其言論力量,並合理化自己的違法亂紀。過去將民主、人權奉為政治聖經與圭皋,矢言捍衛言論、新聞自由的民進黨,如今更「進化」地打算透過立法來「導正」媒體,簡直令人匪夷所思。

新聞自由通常被視為衡量民主政治的重要基礎,一個國家或地區的民主程度,通常可以從其新聞自由的程度來評判,反滲透法不啻是開民主倒車。民主的軀體依附著威權的靈魂,或許對於執政者而言,過去所反對的那段歷史,卻是如今嚮往的「美好年代」。

#保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