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察院會於3月14日在全體出席委員無異議情況下,通過由仉桂美委員、劉德勳委員的調查,認為去年8月頒布施行的《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有違憲之虞,為保障人民之權利,因此向大法官提出釋憲聲請。黨產會則指出,監察院聲請釋憲案僅限於針對其行使職權的《憲法》疑義、行使職權時和其他機關職權發生《憲法》爭議,以及行使職權所適用之法令有違憲之疑義。但監察院所行使之調查權係依據《憲法》第95條並適用監察法之規定,與黨產條例毫無關聯,實不宜以機關身分提起本件釋憲,否則將違反權力分立。以此觀之,似乎更有釋憲之必要。

依據不當黨產條例,行政院下設「政黨財產調查及處理委員會」,賦予該機關強制處分、強制調查等權限。按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585號之意旨,行政機關不能享有逾越行政權的權限,不得侵犯其他機關《憲法》或法律上之獨立、核心權限,也不能侵害人民的基本權利,因此將「政黨財產調查及處理委員會」設於行政院下,已經逾越行政權的權限,甚至侵蝕司法權與監察權。

且依據釋字第585號等解釋意旨,監察院為國家最高監察機關,其他機關行使之調查權與監察院之調查權有別,其調查權之行使及調查之結果不能影響監察院調查權之行使。因此,「政黨財產調查及處理委員會」置於行政院下,已使監察院調查手段必須受到限制及侵害調查權的問題。

退步言之,縱使不討論不當黨產條例是否違憲,但藉此釋憲案重新檢視《憲法》架構下五院間獨立行使職權的界線,亦未嘗不可。別忘了,蔡英文總統日前才以「建全監察院功能」為由,並揭櫫強化監察院「守護人權」與「監督政府」兩項功能,重新提名監察委員。如此看來,此釋憲案如能明確化監察院的職權,亦應符合蔡總統的期待。(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

#監察 #釋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