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喬治城大學國際事務助理教授梅惠琳。(取自喬治城大學官網)
美國喬治城大學國際事務助理教授梅惠琳。(取自喬治城大學官網)

「習川會」美東時間6日登場,預期將涉及南海議題,美國喬治城大學國際事務助理教授梅惠琳(Oriana Mastro)獨家接受《旺報》專訪時表示,他擔憂美國總統川普選擇在地緣政治上讓步,甚至不知道做出何種讓步,以換取經濟利益,但最終可能也不是真正的經濟利益。

梅惠琳指出,由於川普的難以預測性,及僅少數擅長亞洲事務的幕僚,難以判斷川普在南海政策上選擇方為何,可能走向戰爭,抑或是通盤考量南海周邊情況。

她說,目前至少可看到的是,川普閣員出現兩種不同聲明,如美國國務卿提勒森在國會時的強硬聲明,到他訪問中國談及雙贏關係或新型大國關係類似字眼,也被部分學者認為涵蓋中國的南海立場。

梅惠琳強調,她比較擔憂的是,川普選擇在地緣政治上讓步,甚至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讓步,以換取所謂的經濟利益,但也可能不是真正的經濟利益,因為中國的任何動作都可能只是象徵性,但實際上,如我們所知,中國對美國經濟只有一小撮影響。

她說,她最大關切的是,川普過於自信及對權力掌握的性格,讓他某種程度認為自己可以說服習近平,中國可擁有不同利益,並認為他自己可以談出所謂的「好交易」(great deal),但最終可能是傷害美國在亞太的領導地位,而僅剩下經濟力量。

對於所謂的「讓步」,梅惠琳指出,她不確定中國是否視美國維持自由航行,但不增加巡航次數為讓步,但她擔憂的是,若美國就同意改變巡航頻率及降低巡航規模與中國討論,都代表中國對美國軍事行動產生影響,這可能是有問題的。美國安全、盟友、區域穩定與否,是取決於美國的軍事作為,而非中國偏好。

她強調,若透過上述方式談判會造成一些問題,可能會對中國在南海行為的合法性、中國在南海宣稱主權等傳達錯誤訊息。

梅惠琳指出,很難判斷川普個人如何看待中國軍事化南海島礁,但廣泛而言,在華盛頓不論何種政黨,對於中國在南海的挑釁及危險行為都感到挫折,雖然美國的採取強硬立場均受民主共和兩黨支持,但對於強硬立場的方式就出現不同看法。

#川普 #中國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