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318占領立法院無罪的判決之後,台北地方法院針對323占領行政院事件做出了不同的判決。相對於318事件中,法官採納「公民不服從」理論,認定占領立法院的學生無罪,本案的法官則明確拒絕了被告行使「抵抗權」的抗辯,並且指出「服務貿易協議」適法性之爭議,可以透過釋憲程序解決;法官更明確質疑,「當體制內尚有中立途徑得以解決紛爭或救濟,如何有以行使非法抗爭並為違法行為之餘地?」此相對於先前318事件之無罪判決,顯然更具有憲法意識及高度,值得贊同。

美中不足的是,台北地方法院此一判決,針對「實際實施攻占行政院行為之人」,雖然判定有罪,但是對於在網路以及現場透過擴音設施煽惑、指揮群眾攻占行政院之人,卻統統認定無罪。法院一方面在認定的事實中指出,魏揚等人「在行政院持小型大聲公向現場群眾喊稱:其為現場總指揮,指揮現場民眾攀爬鐵拒馬進入行政院,並指示民眾回青島東路拿睡袋、棉被至行政院,占領行政院、行使公民權。」另一方面卻在理由中以魏揚等人的言論只是「個人情緒激動、不滿之言詞」或「帶領群眾、提振士氣呼喊口號之言行」,進而做出「魏揚等人主觀上難認具有煽惑犯罪之故意」,實在令人費解。

實則,「煽惑他人犯罪之言論」,並不僅在我國需負刑責,在美國也早已被認定不屬言論自由保障之範疇。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在Brandenburg v. Ohio一案明確指出,如言論發表人於發言時主觀上係故意去刺激或造成立即的違法行為,且其言論客觀上也確實會導致違法行為之發生,其言論即不受言論保障。

以此標準檢視本案,魏揚等人不但在網路上號召民眾立即前往攻打行政院,並且進一步在行政院外,自詡為「現場指揮」,進而「指揮現場民眾攀爬鐵拒馬進入行政院」,難道主觀上不知其言論會促使現場民眾立即違反法律,對行政院進行衝撞,從而構成侵入建築物罪及妨害公務罪?而客觀上,不但大量民眾接受魏揚等人的號召趕到行政院,更進而依照其指揮「持鋁梯攀爬進入行政院」、「占領行政院」,並且推打員警、入侵行政院、破壞公物,此不適足以證明魏揚等人的言論,在客觀上也確實可造成立即危害?

領頭大哥沒事,衝鋒小弟有罪!台北地方法院的判決,相對照魏揚等人當天的言論:「各位,我今天身為現場指揮,如果有一切法律責任,有任何流血,我當然會一切承擔,我們所有發起這些行動的人都會承擔。」實在是最大的諷刺!筆者只能慨嘆,「革命,果然是踩著別人鮮血成就自己名聲的一場暴力遊戲!」

(作者為律師、東吳大學法學院兼任助理教授)

#行政院 #判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