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環保署獨扛環評始末權責,以多談憂少談喜、力求維護世界超高標環保的作法,20、30年來已無大型投資案過關。如今行政院徹底覺悟,希望由各主管機關部會自負其責,努力把不確定性縮小,把環評時間縮短。這種改變原則上是正確的,但是因為環評是燙手山芋,兩面不討好,誰願貿然接下?難怪經濟部立刻表態說不能支持獨扛,很明顯主管機關沒有心理準備,如果沒有完整配套措施,民眾對新制度也不會有信心。

幾十年的台灣環評陋規,雖為人詬病多時,但要一夕翻轉成功,反彈一定會很大,何況行政院也尚未沙盤推演各種體制內外的複雜問題。

體制內,因為這是很重要的議題,一定要由行政院長親自主導,與地方政府共負環評政治責任,而非推給單一事業單位負責。衛福部、勞動部過去都袖手旁觀,應都是支援的環評專業單位,尤其是有關社區健康風險評估,已超越環保署之能力,理應由衛福部負責,但過去都是環保署硬撐。

過去環保署對工廠內的作業從來都不聞不問,拚命用數學模式推估廠內問題,脫離實際數據。所以各部會都需要時間檢討自身在環評角色,做好自身功課,再商量跨部會協調機制,這都不是一蹴可幾的。

體制外,環評的目的與原則,政府有責任與民眾溝通。世界上沒有零風險,開發經濟是社會上不同利益的交換,希望以最小的風險換取最大的利益,而這利益在哪裡?政府要承諾將部分利益直接或間接分享給民眾。環評是要告訴產業,技術上如何製造雙贏,幫助產業減少對環境影響。

例如評估六輕時,查看全球與六輕類似的工廠有什麼情況最近發生過,而不是去猜測有無可能發生。如果人類最近沒有不好的經驗,風險就低到可接受。台灣環評專家曲解此原則,以為可以憑想像或數學模式推估最壞情況,產生跳出框框的結論,成國際笑話。又很多專家仍停留在40、50年前的舊工廠運作汙染的問題,先入為主主觀判斷汙染很嚴重。其次,專家因為不夠專業,不敢做主,夾在環團威脅與經濟開發之間,通過環評會被罵,不通過也會被罵,結果以拖延不結案自保,一拖就是6~7年,造成三輸局面。

台灣扭曲的環評,是世界獨有的怪現象,長年來被部分激進環團誤導專業、誤導民意。在制度上,行政院是改對了方向,但要成功的環評,更需要徹底改變環評的文化。從台中拜耳廠到彰化國光石化,再到最近後勁的中油五輕,我們的經濟長足退步了,但是環境與健康因此有些微的改善了?顯然現行環評不只是盲目把關,還更是經濟絆腳石。

(作者温啟邦為國衛院名譽研究員,李伸一為現代財經基金會副董事長)

#環保署 #環保 #行政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