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市,顧名思義,便是在夜間做買賣的市場。據說目前全台灣叫得出名字的夜市就有五十多個。台灣二十三個縣市、三百一十九個鄉鎮市中,幾乎都有夜市的存在。如果再加上定期以及隨著廟會不定期聚集的各種流動夜市,夜市應當就是台灣民眾夜間最主要的商業及休閒活動了。

然而在夜市裡,除了飲食,購物,娛樂之外,我們還能有什麼新奇的體驗呢?腦力激盪一下,或許會發現,我們能做的事情可以有很多。

在台灣交換期間,我加入了學校的一個志願服務社團,並參加了開學初的團建(團隊建立情感、康樂活動)。團建地點選在了為左營萬年祭而辦的流動夜市裡。沒有機車也沒有安全帽的我在思考如何從學校和大家一起去到夜市的時候,社團的一個負責人主動邀請我乘坐他的機車。

舉辦團建活動

來到人山人海的夜市,我們可以如何做團建呢?原來,我們被分成四組,分頭尋找並吃到指定食物,在限定時間內吃到指定食物最多的那一組即為最後的大贏家。

相比外出燒烤,爬山,包廂唱K等團建方式,在夜市裡一起覓食這種方式對我來說尤其新穎和有意思。在傳遞食物,分享食物,點評食物的過程中,我們慢慢地加深了對彼此的認識。最後,我們組贏得了比賽,每個人都獲得了一杯奶茶,我則把這杯奶茶給了載我來回學校的同學,感謝他的熱情邀坐。這次夜市裡的團建活動讓我感觸很深。沒想到特殊的夜市文化,讓台灣的大學社團活動變得更加豐富多彩了。

體驗資源回收

人多的地方容易搞「大事情」,所以夜市自然而然成了一個可以搞「大事情」的地方。在台灣時,我參加了一個「資源回收體驗營」活動。有一天晚上,我們被安排在夜市裡做資源回收。在人來人往的瑞豐夜市裡,我們舉著牌子,提著垃圾袋,喊著「資源回收愛地球」的口號。

那一晚,我們成了夜市裡一道奇特的「風景」。一開始我們也會很不好意思,很在意其他人怪異的目光。後來在慢慢收集到路人們的垃圾後,我們越發放得開。

想起在一節課堂上,老師問如果喝完的飲料裡留有冰塊,有多少同學會倒掉冰塊再把飲料瓶扔到垃圾桶。當我還在疑惑為什麼要倒掉冰塊的時候,班上幾乎所有的台灣同學都毫不猶豫地舉起了手。於是從那以後,我在扔飲料瓶之前都會思考一下,然後再作分類。

而在這次夜市裡,我更親眼所見大家的垃圾分類行為,親身實踐垃圾分類的過程。如果不是這次夜市裡的資源回收活動,我或許無法如此深入地參與到垃圾分類的行動中,或許無法如此深刻地理解台灣為垃圾分類而付出的種種努力。

來了卻沒碰著

有著各種目的,各種身分的人聚集到夜市,讓夜市成了個「大熔爐」。賣東西的會使出渾身解數來吸引顧客們,他們甚至把食物的製作過程變成了一個表演。我始終記得買霜淇淋時被耍的有趣經歷。每次伸手要拿到甜筒的時候,小哥就又把甜筒收回去。小販和顧客間的頻繁互動給夜市增添了活力。也有些外國人會仿效當地人,賣起自製的具有異國風味的點心。

買東西的人,則會習慣性把頭仰得高高的,為了看招牌,看前面有什麼更好吃的東西。如此高度的專注力常常會導致一種有意思的現象,那就是我們在離開夜市的時候才發現,當晚很多朋友都去了同一個夜市,但就是在夜市裡始終沒碰著面。

雖然有人會藉著賣花,賣玩具等一些幌子,騙取大家的同情心,但當然也有真的需要幫助的老年人,坐在輪椅上,等著大家在十字路口低下頭來的時候,去光顧他的冰糖葫蘆或口香糖、衛生紙。

當地人講,台灣的夜市有些是給外來遊客的,有些是當地人的。有些夜市比如六合夜市,同樣的食物,居然還分遊客價格和當地人價格。我有個朋友就跟我們分享過她在夜市裡,因為沒講台語就被當成遊客然後被收了遊客價格的「苦逼」經歷。於是後來我便學聰明了,去夜市前會先打聽下當地人的意見,然後再做安排。

獨特文化氛圍

每次有好友來高雄找我,我都會帶他們去逛逛當地的夜市。因為夜市是個能分享食物,又能聊天,逛街的地方。

「難道大陸沒有夜市嗎?」有不少台灣朋友都這麼問我。當我深入了解台灣夜市的時候,發現台灣的夜市無非就是飲食,購物,娛樂三者的集中地。在大陸肯定也有這樣的一些地方,只是除了大陸沒有「夜市」這樣的一個普遍說法,差別還在哪裡呢?

台灣的夜市的形成有其一定的經濟和歷史因素。從飲食攤,到路邊攤,定點集中市場再到夜市專業區,台灣夜市攤販在經濟不景氣時生存了下來,更為許多有高企圖心但又苦無資金的人提供了一個加速積累資本和提供創業的機會。

傳統的道地美食,集中的管理模式,強大的聚客能力,讓台灣夜市在當今蓬勃的網購行業,大型的販賣場及強勢的連鎖便利店中依舊不可忽視。

獨特的台灣夜市文化讓夜市成為台灣一張獨特的世界名片,吸引著世界各地的人來台灣旅遊時,除了走讀台灣的歷史建築,感受東海岸的風土人情,更要慕名來夜市裡,品嘗一下舌尖上的台灣。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