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提出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爭議不斷,《時報周刊》最新民調顯示,近6成民眾認為中央分配經費「有政治考量」。此項計畫經費近兆元,已使中央政府舉債額度逼到只剩3600億元,且以「特別條例」規避《公共債務法》第5條對「每年度舉借債務額度」的限制,和「涉及非都市土地變更程序」的「便宜措施」,就法治國的「誠實信用原則」而言,不無值得商榷之處。

該項計畫內容以硬體建設為主,在發展地方建設方面,為避免外界爭議,宜由地方提出「地方特色」的規畫,而不宜由上而下規畫,再拼湊為號稱「前瞻」的國家建設計畫。

從政府目前發布的計畫內容來看,可發現僅是粗估的計畫,不僅未進行環境影響評估,就是「政策影響評估」或「法規影響評估」亦付之闕如。因此,該特別條例及特別預算一旦立法通過後,未來執行的績效指標將完全無用武之地。

行政院長林全親自出馬主持記者會,說明「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的可能效益,但不論是創造5萬個就業機會或是吸引產業投資可達1兆元的預測,顯然多屬於過分樂觀的評估,甚至可說是頗具風險的論斷。因為在計畫可行性的預測評估尚未完成前,任何預測只是「猜測」而已。

如今該計畫又引來經費分配「重綠輕藍」的質疑,為了杜絕悠悠之口,建議政府應在計畫審核時設置「計畫評估機制」,而且以「學者專家為主」的組合機制,才是可行的作業途徑,避免引發政治及社會爭議。

在國家經濟發展低迷的階段,政府採用「赤字預算」的財政政策以發展經濟,本值得肯定,但發展經濟的條件需要詳加評估和規畫,而不是一味砸大錢。

例如「前瞻基礎建設計畫」若能結合新南向政策,吸引東南亞資金或國際資金來台灣參與國家建設,才是積極的國家建設規畫。

國家建設應以「全球在地化」為思維架構,中央政府應結合地方政府發展「在地化建設」,促使地方政府在建設規畫中,提出形塑地方和區域特色的計畫,增強城市以及區域的競爭力,最終才能提升整體國家的競爭力。否則由各縣市長各憑本事「搶錢」,怎能談得上是「前瞻」的國家建設計畫呢?

(作者為銘傳大學公共事務學系教授)

#經濟 #計畫 #建設 #前瞻基礎建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