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說,他支持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大會(WHA)。這當然是好消息,然而別說莫健支持,就算美國總統支持,也不能保證台灣與會。

美國國會早在十幾年前就幾度通過法案支持台灣與會,柯林頓、小布希等歷任總統也先後簽署法案,責成美國官員以實際行動促成台灣與會,這些行動包括向國會報告具體作法。支持台灣與會是美國的政策,也符合人道精神,然而台灣最終在2009年得以與會,且至去年仍是年年與會,美國因素究竟占了多大比重?

有美國這個全球首強支持,是台灣與會的必要條件,卻不是充分條件。也就說,如果美國不支持,台灣大概沒戲;但美國支持又怎麼樣?如果付諸投票,美國是一票,面積只有美國五千分之一的摩納哥也是一票,人口只有美國兩萬分之一的諾魯也是一票。就像我們當年在聯合國的會籍保衛戰,美國固然支持到底,可是最後又怎麼樣呢?

台灣的國際參與受阻,關鍵在兩岸關係。如果不從兩岸關係著手,美國再怎麼幫忙也只能徒呼負負。

讀到莫健支持台灣入會的消息,不禁想起一段往事。某年世衛大會,中央社記者郭無患從駐地柏林趕往日內瓦採訪,那時台灣已經多次碰壁。美國首席代表衛生部長湯普森主持某相關活動的記者會,郭無患舉手發問有關台灣與會事。湯普森回答時的第一句話是:「我的老朋友郭先生…」,繼之以堅定立場表示美國支持台灣與會。其實郭無患那時尚未在華府服務過,與湯普森素未謀面。湯普森之所以「套近乎」,無非是強調美國支持台灣。

美國媒體曾報導說,湯普森因為支持台灣與會,和中國大陸鷹派外交官沙祖康口角,兩人幾乎打了起來。湯普森最為人傳頌的,是他說明美國政策時,總不忘強調「我本人強力支持台灣」,再加上一句「我向你們保證,布希總統支持台灣出席世衛大會」。儘管湯普森或美國如此義薄雲天,台灣仍然每每以極懸殊的比數在投票時慘敗。

眾所周知,台灣自2009年與會,不是大會投票的結果;正如同台灣得以在2014年出席國際民航組織(ICAO)會員大會也不是投票的結果。真要投票,美國影響不了幾個國家。邦交國有跑票的,有臨時「拉肚子」而缺席的,有「看錯題意所以投錯」的,真是令台灣情何以堪。

正如莫健的前任薄瑞光說的,有關台灣的國際參與,美國不但和國際組織談,也和「其他國家」談,這個「其他國家」顯然不只是日、英等美國的盟國。遊走於兩岸的美國學者也都說,台灣參與國際活動,必須與北京磋商,儘管台灣未必直接出面。正如學者所說,「台灣曾經不公開的與北京磋商,否則不會成功取得觀察員資格。」

為了參與世衛,陳水扁擔任總統時曾經投書《華盛頓郵報》,可謂用心良苦。美國國會常以全票通過支持台灣與會,陳總統功不唐捐。但美國的全民支持,對台灣的國際參與並無多少幫助。正如前監察院長錢復說的「要想改善對外關係,前提是兩岸關係要改善。」參與世衛是台灣全民的期待,也有充分的正當性,可是兩岸冷對抗之際,美國又能有什麼錦囊妙計?

#兩岸關係 #莫健 #兩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