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接受路透專訪時,主動提到世界衛生大會(WHA),指出「今年台灣能否參與WHA,是兩岸關係上非常重要的指標。」此言過於含蓄,能否參與WHA,此時此刻,在兩岸關係上應是「絕對的指標」。

蔡英文說,若中國決策有所偏差,對兩岸關係的影響將會很大。此言不差,關鍵是,兩岸關係過去1年滯礙難行,已跌到谷底,從台灣立場出發,在兩岸關係上,還有什麼可影響的?北京真的在乎台灣人民因此對中國政府更加不滿?如果北京深切了解跟台灣人博感情,包括給台灣一些合理的國際空間,是讓台灣人與中國拉近距離的捷徑,不勞蔡英文提醒,北京早就放行台灣出席今年的WHA了。

在一中原則下,台灣是中國的核心利益,北京對此是滴水不漏的。去年9月大陸全力封殺台灣爭取參與國際民航組織,連持外國護照但為台灣媒體工作的記者都被拒絕進入會場採訪。殊不知,這是個典型原例,而非新例。台灣推動參與世界衛生組織(WHO)和WHA之初,面臨的正是類似情況,甚至拿著非中華民國護照、但出生地為台北的海外僑胞欲進入大會旁聽都受阻。

ICAO只是讓過去8年得以參與WHA的台灣,再次憶起北京確實是可以在國際組織中把台北打壓得死死的。這當中,台灣不必有什麼幻想,認清現實才重要。

不過,相較於其他許多國際組織,世界衛生組織比較特別,因為公共衛生無國界,健康是普世價值。在人道前提下,全然政治化是難以自圓其說的。台灣從2009年開始得以「中華台北」名稱、觀察員身分參與WHA,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台灣朝野經年戮力、2003年SARS肆虐,台灣如世衛組織的孤兒般四處求援,牽引友邦支持,美國主導並呼籲讓台灣有意義參與。

但這其間,最後臨門一腳還在於「人和」。2005年連戰和宋楚瑜前往大陸訪問,與胡錦濤晤面,兩岸氣氛出現改善,中國和世衛祕書處簽署了《了解備忘錄》(MOU),雙方同意台灣參與任何與世衛有關的活動,祕書處都要先知會中國。時任中國衛生部長的高強告訴台灣媒體,這份MOU是中國送給台灣的「一份大禮」,反映出大陸雖有善意但不懂台灣人要的是尊嚴。2008年四川大地震,中國衛生部長陳竺在WHA發言,特別感謝台灣救援和捐款。次年,水到渠成,台灣獲世衛祕書處邀請,得以觀察員身分首次出席WHA。

接下來,在參與世衛活動上,兩岸雖有干戈,但基本上,彼此像是2條在同一魚缸中的魚,從彼此互不相容的頂鬥,到各自找到遊走空間與方式。

這個情勢,在蔡英文執政後,出現變數。當年高強口中的送給台灣的「一份大禮」,成了緊箍咒。去年世衛祕書處在給台灣邀請函中加註聯合國2758決議案的一中原則,算是找到解咒之道。

今年台灣是否會收到邀請與會呢?兩個思考角度:2005年的MOU是要求世衛,台灣參與活動預先知會中國,非取得中國同意;世衛祕書處服務對象為所有會員,非僅中國,需考量其他會員國觀感。

鑑於兩岸現況,北京今年定卯足全力阻止台灣與會。5月8日網路報名截止,若台灣仍未收到邀請未必是最後結論。最終端視世衛祕書處是否挺得住其他支持台灣的會員國要求循例在「一中原則」下發給台灣邀請函的敦促。

#兩岸關係 #兩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