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提出「三新」後,「磚頭」是拋了出來,卻未能在國際社會引出什麼「玉」來。主因在於:一、習川會後的「新情勢」已變得對我國更為不利;二、面對大陸提出「未完成的答卷」壓力,蔡拋出「新問卷」是希望扳回一城,但美國卻不希望兩岸關係惡化;三、在美國不力挺台灣的情況下,蔡提出處理兩岸關係的「新模式」,顯然意義不大。

首先,川普與習近平4月初在美國佛州會面後,不僅美中關係迅速改善,而且兩位領導人還因北韓核武危機建立了私人情誼。不幸的是,蔡的國安團隊顯然未察覺到「新情勢」已與去年12月初迥異。不僅美國對華政策已由美國總統女婿暨白宮顧問庫許納、國務卿提勒森、國安顧問麥克馬斯特領導,而且川普更與習近平打得火熱。

國際情勢的微妙變化,蔡英文與她的國安團隊竟然無感,甚至還自我感覺良好,仍在路透社訪問中提出要與川普再來一次「英川通話」,豈不貽笑大方?如此不識時務的國安團隊,又有何資格再提「新情勢」?

其次,不論是華府同意再度「英川通話」或是軍售我國F-35B垂直起降戰機,蔡提出「三新」,或可稱之為「乘勝追擊」。但若在遭到川普打臉後,仍拋出「新問卷」,則恐怕連「狗尾續貂」都談不上了。

在北京近1年來利用「未完成的答卷」不斷施壓之下,蔡英文提出「新問卷」的主要目的,應是想要拉高台灣到與大陸平起平坐的地位。只是要有力拉抬台灣的地位,必須有美國的高度配合才可能成功。

在參加世界衛生大會(WHA)議題上,儘管美國官員場面話說得漂亮;但是,華府卻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銜命來台,主要任務有二,其一就是美國今年已無法支持我國參加WHA,台北只有自求多福。因此,他在公開場合只說他「期盼」台灣參加,意思就是台灣只能自求多福。

莫健的第2項任務則是傳話給蔡英文,希望她設法「緩和」兩岸關係。不過,在4月29日返美前,他對蔡的路透社專訪內容無疑會感到失望。路透社訪問稿內容從個別單句來看,也許不乏善意;惟從整體觀之,卻充滿自以為是善意的隱含性敵意。同樣地,國內的專訪內容顯然無助於兩岸關係的改善,只會讓兩岸之間的敵意更升高而已。兩岸的內行人都知道,這正是蔡英文所期盼的。

在兩岸誤會未消、互疑未釋、尚未建立高層溝通管道,以及美國未支持台灣的情形下,蔡英文任何新論述的拋出都是徒託空言,反而增加誤會與互疑。(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系講座教授)

#川普 #美國 #蔡英文 #兩岸關係 #兩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