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與川普近日相繼接受路透社專訪,有關蔡不排除二度「英川通話」,遭川普謝絕,並稱他與習近平已建立私人關係,不想給習添麻煩云云,餘波盪漾。台美隔空喊話,讓人再次見識到川普的現實主義,以及橫亙在台美之間,深刻衝擊著台灣對外發展的「中國因素」。

蔡英文在就職周年前夕,透過中外媒體專訪暖場,無可厚非,雖然有關英川通話、採購F-35、參與WHA,有些是被動受訪表態,有些則是主觀願望,在遭到川普斷然謝絕後,蔡政府難免尷尬,但這正是連川普都難以迴避「中國因素」制約的國際現實。

川普直言與習互動愈來愈好,習正在幫忙化解朝核危機,因此他不想和蔡再次通話,蔡英文其實也不用太在意,只要中美矛盾再起,華府需要掣肘北京時,不僅仍有機會再通話,還可能視訊會談,甚至還會批准更先進的對台軍售案。但屆時兩岸關係恐將是覆水難收之局。

川普婉拒二度通話與其處理美韓關係的現實作派,對偏執「親美遠中」戰略的蔡英文政府應是殘酷的外交啟示錄。美軍雖已承諾將負擔薩德反導系統10億美元的運營費用,但對錙銖必較的川普而言,駐韓軍費的成本勢必會從重啟美韓貿易談判撈回他所期待的美國利益。

蔡英文應是高估台美關係的願景,對川普的對台政策也過於樂觀,甚或還沉溺在首次「英川通話」的意外驚喜之中,但殘酷的現實是,正是這通電話的衝擊效應,敲醒了北京的外交警覺,讓北京與華府之間近百個溝通管道全面總動員,進而促使中美元首峰會的提前實現。

亞太情勢的變化是動態的,更是殘酷現實的。在川普亟需習近平在處理朝核危機發揮獨特作用之際,尋求台美關係突破,不僅受到北京干擾,華府也勢必更加節制。蔡政府如果將國家發展戰略全押在「親美遠中」的賭注上,將可能為漠視「中國因素」而付出更大的代價。

從蔡英文接受中外媒體專訪談到台灣爭取參與WHA,並呼籲北京妥善處理,以免對兩岸關係造成更大的傷害來看,蔡政府顯然已充分認識到「中國因素」對台灣參與國際組織活動的影響力與破壞性,但蔡英文執政以來,對真正需要有「前瞻戰略」的兩岸關係,卻始終無法啟動突破兩岸政治僵局的「關鍵之鑰」。

蔡政府近日對事涉兩岸政治基礎的表態,出現微調變化,如李大維說「兩岸關係不是外交關係」,張小月說「兩岸關係就是兩岸關係」,蔡還拋出以「新情勢、新問卷、新模式」開啟兩岸互動的新主張,不過,目前習近平對外忙於應對朝核危機,對內忙於中共十九大布局,答不答卷是蔡英文的抉擇,北京只會冷眼旁觀,靜觀其變。

2000年首次政黨輪替,時任陸委會主委的蔡英文曾密會訪台的李光耀。晤談焦點就是新政府如何評估中國因素對台灣長期生存發展的影響。面對李光耀的關切,蔡曾坦率相告,台灣政黨生態複雜,新政府對未來10年或20年的兩岸關係確實仍未具體思考。

擅於在兩岸扮演中介角色的李光耀,當年對民進黨並未做好執政準備難以置信,他說:「你們負責中國事務的決策官員,怎能不認真思考未來的兩岸關係呢?這是影響台灣未來的重要決策!」10幾年後,執政將屆滿周年的蔡英文,還曾想到李光耀先生的忠告與諍言?

#川普 #蔡英文 #兩岸關係 #兩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