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省新余市趣味運動會,青年慶祝「五四」青年節到來。(中新社)
江西省新余市趣味運動會,青年慶祝「五四」青年節到來。(中新社)
「五四」成人儀式在杜甫草堂博物館舉行,數十名學生拜父母。(中新社)
「五四」成人儀式在杜甫草堂博物館舉行,數十名學生拜父母。(中新社)

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曾說:「青年是標誌時代的最靈敏的晴雨表,時代的責任賦予青年,時代的光榮也屬於青年。」大陸以5月4日為青年節,緬懷五四精神,而這一天亦是五四運動「發源地」北京大學的校慶日,作為北大百周年前的校長,蔡元培所立下的典範,至今仍被傳頌。

百年前的中國教育制度正從「學堂」轉型為「大學」,現任中國政法大學社會學教授應星的新作《新教充場域的興起》指出,他認為蔡元培最大的成就在於「為北京大學成功地構築起了防止政治干預的學術堡壘」。應星分析,蔡元培治校的前期,主要是採用「辭職」這一手段來阻止政治力量干預學校,在10年的任期內,就有多達8次的請辭。

請辭頻率平均不到1年

蔡元培任北大校長期間,平均不到1年就請辭一次,曾被陳獨秀批評為「抗議政府的消極做法」,但實則蔡元培曾自述:「必先審其可能與不可能,應為與不應為,然後定其舉止。」由此可知他的請辭其實是謀定而後動,朝著他既定的目標而為。

在蔡元培的數次請辭中,以1919年5月,他的第3度請辭最為堅決而複雜,從請辭到回校復職就歷時4個月,他的辭職事件甚至演變成「五四運動」續曲的「挽蔡運動」。此次辭職原因在於五四運動發生後他積極營救被捕學生,並鑑於他自己成為政治鬥爭焦點而於5月7日提出辭職。

北大建構成學術堡壘

雖然蔡元培在《告北大同學諸君函》中說自己是「引咎辭職」,然而5月10日以北大師生為核心的挽蔡運動仍拉開序幕,北京各大學校長一併辭職,各校全體罷課,致使當時的北京政府於14日發出挽留蔡元培的指令,20日蔡元培的回電,則提出了復職的條件:對參與運動的學生不予追究。

而後蔡元培在復職過程中又一度稱病拒絕赴任,一方面他發表了《不肯再任北大校長的宣言》,藉以表明心志拒絕政府對大學的橫加干預,他曾表示這些干預包括大學校長由政府任命,因此所有校內大小管理事務稍微破例就必須呈報教育部批准;而政治干預更是指北大的教育改革,連蔡元培辭退北大不稱職的外籍教員都屢遭外交部質問。

在應星看來,風雨如磐的時代,要使大學抵制政治干預異常艱難,而蔡元培無論是一意辭職,或是有條件復職,乃至拖延回京,著眼點都是為了打造在政治上相對獨立的北大乃至整個北京學界,可說是用盡其全部的個人魅力,借社會之勢,成功將當時的北大建構成學術堡壘。

#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