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年中國遠征軍經松山往龍陵行進出征緬甸。(本報系資料照片)
1942年中國遠征軍經松山往龍陵行進出征緬甸。(本報系資料照片)
零式戰鬥機當年起飛直撲珍珠港。(本報系資料照片)
零式戰鬥機當年起飛直撲珍珠港。(本報系資料照片)
雲南王龍雲。(摘自網路)
雲南王龍雲。(摘自網路)

編者按《三十年來家國.1916-1945的烽火中國》一書由李誠毅原著、蔡登山主編,獨立作家出版。本書講述民國肇始以來,先有北洋軍閥連年混戰,復有日本帝國主義侵略,其間國軍曾遠征緬甸,協助英國盟軍對日英勇抗戰,本刊特別摘錄此一鮮為人知的遠征史實。

日軍處處予英國以打擊,英國就不得不放棄原來的姑息政策,而要求與中國聯合抗日了。

日軍在湘北及桂南兩處受到了慘重打擊,在他們認為這是「大日本皇軍」莫大的恥辱,悉力調整之後,北面則發動二次侵湘,跟著南面也發動全力向桂南崑崙關反撲,無非是想爭出那兩次失敗的面子。

在兵法上說,這即是憤兵,所以又遭到二次長沙會戰的潰敗。桂南這次大戰,適逢第五軍調回桂北全縣整訓,在桂南前線我軍所調用的兵力,是以步兵為主力,這就較前差得多了,以致崑崙關再度陷落,敵且更進而踏遍桂南各地。

日發動太平洋戰爭

後來,所指「桂陽會戰」「桂南大會戰」,即為此次戰役。可是,後來敵人旋又將北進之軍撤出崙崑關,以圖固守南寧外圍,聲言「膺懲」目的已達,其實,此時日本陸軍的力量業已進入最高峰,再要占領中國的地區,則兵力益形分散,而無所不備,無所不寡了。

就當時他們的占領面來說,的確是太廣大了:北起關外(長城外之東三省),南迄桂南,這一條橫跨萬里的大戰鬥正面,日本陸軍的負擔是夠大的,如果他再貿然孤軍深入桂省內部,這是一件危險的事情。所以,日陸軍侵華到此,又停止進攻,以事調整。同時,由於日本陸軍的勢力膨脹,使得日本海軍為之眼紅,因而所謂「南進政策」與「北進政策」,又開始爭衡起來。

陸軍所力主的北進政策,既有了如此的收穫,自然使海軍省的狂妄軍人見獵心喜,而冒險南進,逐於侵華陸軍在湘北、桂南相持的階段,便發動了太平洋大戰。

1941年的珍珠港事件,變起倉卒,日軍僥倖得手,而英國在太平洋的海軍力量,均非常薄弱,故太平洋戰爭一起,即無法招架,迨香港淪陷之後,日軍於是乘勝進占馬來西亞、新加坡,再從蘇門答臘進侵暹羅,旋又圖侵據緬甸,占越南,視其來勢,大有席捲東南亞,再攻印度,與納粹德國的侵非洲軍隊會師印度洋的樣子。假如果屬如此,則世界戰場整個形勢將為之改觀了。

這一個突如其來的變化,促成了中、美、英三國的軍事合作。前此中國想打通緬甸的國際路線,為英國所掣肘,英國對中國抗日,止於道義精神上的支持,逾此退度,便畏首畏尾。後來情勢轉變,日軍處處予英國以打擊,英國就不得不放棄原來的姑息政策,而要求與中國聯合抗日了。

在中國當局來說,一方面對外要保持滇緬路的國際交通,防止侵緬日軍竄擾雲南,當然樂於接納英國的要求,派軍至滇緬邊境去作英軍的支援;一方面對內,惟恐雲南省主席龍雲與汪精衛勾結,使大後方為之動搖。汪精衛出走時,經過昆明,龍雲未予截留,外間謠諑叢生,而龍雲的態度,本就曖昧不明,益使中樞對他莫釋疑慮,萬一雲南有異動,那我唯一生命線之西南大後方就完了。國際陸(滇緬公路)空(滇印空線)交通一旦斷絕,中國的抗戰大業也就完了。趁此派兵入滇以監視龍雲,正是千載一時的機會,也是國際形勢上的必要。

當時中樞命令入滇的部隊,有三個部分:一是杜聿明的第五軍;二是甘麗初的第六軍;三是宋希濂的七十一軍。最先開入雲南的是甘麗初的第六軍。該軍由廣西之賓陽出發,穿過桂黔山地,徒步行軍個月,到達貴州安龍縣黃草壩,何應欽將軍之家鄉,此地區已接近雲南境界。但該軍的先頭部隊四十九師,仍不敢貿然進入雲南省境,遂在黃草壩暫駐下來,由該師師長彭璧生率領少數幕僚人員,先行到達昆明。

雲南處於軍閥割據

因為雲南事實上還停滯在軍閥割據的狀態下,龍雲於民國16年易幟投入中央,那只是表面歸順,但他的大雲南主義,卻不是三民主義所能感化的。對中央的政令,既是陽奉陰違,中央軍要進入雲南,那就更加談不到了。四十九師彭師長,也顧慮到這一層,所以才先行到昆明去向龍雲解釋此行任務,表示其中心任務只是在於防衛滇緬邊區。龍雲那時除任雲南省主席外,還兼任軍事委員會委員長昆明行營主任及雲南綏靖主任,彭氏到達昆明見了龍雲,龍雲沒有任何表示,只說劉參謀長馬上會到你的住處去看你,那時行營參謀長為劉耀揚,為此就端茶送客了。

彭璧生帶著一行幕僚,住在昆明市巡津街商務酒店,等候龍雲的答覆。不久,劉參謀長果然來到,告訴彭璧生說:主入的意思,中央軍絕對不能開入雲南省境,否則,他不負一切後果的責任。彭璧生聽後為之愕然,不好再為要求,等劉耀揚去後,就跑去見當代的策士、雲南省耆宿、政學系首要李根源先生,向他請教。(待續)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