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大選結束,39歲的中間派馬克洪成為法國歷來最年輕的總統。數百年來,只有拿破崙執政時比馬克洪年輕,不過那時正逢亂世,拿破崙藉由政變而掌握絕對權力,再以35歲之齡獲選為法蘭西皇帝。

這次法國大選至少教了我們兩堂課,一是法國媒體冷靜,不隨網路駭客背後的邪惡力量起舞;一是西方政壇極右派的聲勢固然在法國受挫,但得票繼續增加。

先談媒體。大選在7日投票,5日晚上傳來馬克洪的競選網站遭駭客侵襲等事,而且直指俄羅斯是幕後黑手。「駭」客如能出現在新「聞」版面及時段,定能「駭」人聽「聞」,有助於提高點閱率、閱讀率、收視(收聽)率。然而法國媒體竟然對這個消息置之不理,只有社群媒體對之感興趣。

直到8日,法國媒體才陸續報導此事,那時馬克洪已經當選了,駭客一事已經無所謂了。去年美國大選時,傳聞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柯林頓的競選網站遭駭客入侵,電郵遭竊,而且像這次法國情況一樣,駭客源頭直指俄羅斯。當時美國媒體鋪天蓋地的報導、評析;談話節目以之為主題,從早到晚,日復一日;各種推測、耳語、影射,幾乎成了疲勞轟炸。兩大競選陣營都認為這是絕佳的競選素材,民主黨說這是俄羅斯密助共和黨的川普,是美國政治的重大危機;共和黨則說這是民主黨的苦肉計,是故布疑陣以抹黑川普。總之,各方的抨擊、謾罵無所不用其極,然並無助於釐清是非,反而導致選戰失焦。

當時的民調顯示,詢問選民「有關川普,你聽到的有哪些」,答案很多,諸如移民、健保、批評歐巴馬等;而「有關希拉蕊,你聽到的有哪些」,答案幾乎只有「電郵」一項。

這次法國媒體如此冷靜,引起美國媒體重視,也博得美國媒體敬重。論者謂,可能是傳聞被駭的數量大得離譜,令人難以置信;可能是曝光時間距離投票僅30~40小時,太過敏感,令人起疑;可能是法國媒體覺得需要查證,在「正確」與「搶先」之間取了前者。不管是什麼理由,總之法國媒體有共識,認為駭客一事必有內情,不可輕率信之,以免遭到有心人利用。美媒說得最傳神的是這句:法國媒體簡直是「蔑視駭客背後的惡勢力」。

至於極右派風潮受挫,要從去年6月英國通過脫歐公投說起,接下來川普當選美國總統,這次法國極右派的聲勢也很旺,勒班不但進入第2輪投票,且民調一度高達42%,但終究以33.9%對66.1%敗陣。法國《解放報》說,這個結果是「向那些有排外思想的人宣告:法國不需要他」。《紐約時報》的漫畫則是法國人高舉「向民粹說不」的大旗。

從美國大選後到法國大選前,極右派已在歐洲2度受挫,1次是奧地利總統大選,1次是荷蘭國會大選。然而在奧地利,極右派候選人霍費爾首輪得票超過35%,名列第2,是極右派在奧國得票率最高的1次,霍費爾也因此進入第2輪,最後以46.2%對53.8%敗北。而在荷蘭,極右派的自由黨無論得票率及席次都較上屆增加,成為國會第2大黨,雖說敗北,仍不可小看。勒班亦然,「國民陣線」在歷次選舉中的得票持續增加,這次創下歷來最高紀錄。這個曾經組團(勒班帶隊)赴日參拜靖國神社的政黨,日後會如何發展,對法國、歐洲會有什麼影響,值得關注。

#川普 #馬克洪 #法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