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福大師透過他的經紀人摩瑟先生指控程連蘇不是中國人,更不是日本人,他只是個冒牌的假中國魔術師,和他的魔術一樣假……

小報僮找來,天尚未亮,蹲在窗台外敲玻璃。寫了一整晚的金陵福,大約翰迷迷糊糊睜開眼,趕緊放流著兩條鼻涕的男孩進屋。

「金陵福找你,他在劇場。」男孩打個噴嚏:「漂亮的中國公主也在。」

大約翰抓起外套往外衝,莫非金陵福被逼得同意接受他的採訪?一路上他肚裡盤算該問些什麼問題,最重要的當然是為何兩個中國魔術師不惜互揭瘡疤非得打倒對方不可?他們在中國不認識嗎?以前有仇嗎?

劇場海報被人塗了字:

天咒的拳匪

看來珍妮散發的照片對金陵福的殺傷力不小。

輕敲劇場後門,摩瑟紅眼打著酒嗝應門。

「喝過中國酒嗎?最好別試。」

他們小心繞過堆滿走道的大小箱子。

「聽好,金陵福給你一個獨家消息,不准問其他的。同意嗎?」

「什麼樣的獨家消息?」

「要是不要?」

大約翰不作聲,跟著摩瑟進化妝室,金陵福兩手攏在袖內不帶表情盯住來客。

「到現在為止,你知道多少程連蘇的事?」摩瑟拉過一把椅子,自己坐。

「推測他是日本人,至少他的高大助理法蘭克本名Kametaro,日本人。」

摩瑟翻譯成中文,金陵福嘴角揚揚沒說話。

「交換條件。」摩瑟轉過臉:「你把消息直接告訴程連蘇,回來如實轉告我們他的反應。還有,你去的時候請留意那裡有沒一個大約四十多歲的中國女人,如果有,請設法打聽她的名字。」

「沒見到。」

「曉得我們說的是誰?」

「半身的女狀元?」

摩瑟大笑,轉頭對金陵福說了兩句,不過金陵福沒笑,他仍提提嘴角,彷彿摩瑟說的是今天天氣很好。

「假的,女狀元假的,半身也假的,不過你說對一件事,我說的應該是扮演半身女狀元的女人。」

「我守在劇場後門,見到程連蘇劇團所有人下工,沒那個女人。」

摩瑟再對金陵福咬咬耳朵,金陵福這回開口了,看他繃緊的眼神不像說今天天氣沒那麼好。

「金大師說可能扮成男裝,若是見到比較矮的男人,請留意。」

可以接受。大約翰握住摩瑟伸出的手。

摩瑟再看金陵福一眼,沒有反應。

「君子協定。我給你的消息,聽好,金陵福大師透過他的經紀人摩瑟先生指控程連蘇不是中國人,更不是日本人,他只是個冒牌的假中國魔術師,和他的魔術一樣假。」

大約翰嚇一跳,程連蘇不是中國人不是日本人,會是哪裡人?

超出原來的預期,大約翰急著記下每個字。指控強烈,為免出錯,他遞拍紙本過去,摩瑟認真看完點頭認可。

「金陵福大師同時提出一千美元做獎金,只要程連蘇能表演和金陵福同樣的魔術,立即親自奉上獎金。」

程連蘇也許不屑一千美元,不過等於金陵福向程連蘇公開挑戰。

「我們希望愈早得到答覆愈好。」

大約翰點頭,金陵福指稱程連蘇不是中國人就夠做頭版新聞。

自始至終金陵福沒開口講過一句話,他老鷹一般的眼神從沒離開大約翰,看得大約翰背心直出汗。(待續)

#金陵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