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一帶一路高峰論壇」風光閉幕,共29國元首出席,130個國家和70多個國際組織參與,各方共簽署68項協議、270多項成果清單。西方國家元首雖然多未出席,但派出代表團與會,原本「隱性抵制」的美、日也派出代表;西方媒體紛紛推出專題報導,其中不少仍然質疑、甚至「唱衰」,但對一帶一路的重視明顯可見。全世界只有台灣波瀾不興,社會無感,政府也裝作無此事。

面對「一帶一路」,高唱「中國領導世界」可能太高調,忽視一帶一路對台灣經濟可能的影響,則是無知、無感,是駝鳥式的逃避現實,不論從短期或長期眼光看,未加入一帶一路都會對經濟造成負面影響。

「一帶一路」的一帶是從大陸到中亞、西亞再到歐洲、中東的陸地「經濟帶」;一路則是從中國沿海港口過南海到印度洋,延伸至歐洲、南太平洋的海洋「經濟帶」,幾乎包含了歐亞大陸大部分國家及北非國家。這是一個野心勃勃的計畫,不僅希望帶動區域經濟成長,也是另一個區域經貿組織雛形的建立。「一帶一路」2013年提出時,只是一個國際經濟合作的概念;但在大陸主導的亞投行正式成立後,一帶一路已發展成為一個可運作的組織與機制。台灣被排除在這個大計畫之外,不論從短期經濟增長的角度,或長期國際經貿版圖位移的觀點來看,對台灣經濟都有傷害。

全球經濟從9年前受金融海嘯之害後,增長主力明顯從已開發國家移轉到開發中國家,其中又以大陸為主,過去幾年大陸經濟對全球經濟成長貢獻,最高可達一半左右,近年成長放緩,貢獻度仍在3成以上;世界銀行研究指出,未來全球6大新興經濟體對全球經濟成長的貢獻可超過一半,一帶一路就是要以拉抬開發中國家經濟增長為主軸的經濟合作政策。

全球經貿版圖也隨之改變了。川普上台隨即退出TPP,與歐盟洽商的TTIP也胎死腹中,川普政府甚至質疑、攻擊世貿組織的價值,美國決心從自由貿易領導者位置退位。大陸則反向操作,除繼續推動RCEP區域經貿組織年底完成談判外,也以一帶一路、亞投行推動新的國際經濟合作,其架構隱約已有新的區域經貿組織架勢。習近平更在川普當選後,多次藉出席重要國際經貿會議,發言力挺自由貿易、開放市場,強調大陸一定會越來越開放。

西方對一帶一路的效益提出質疑,認為可能造成龐大的「無效率投資」,加深經濟的不平衡;甚至以去年大陸對一帶一路國家的投資不增反減,認為未來的效益有限。但必須注意的是亞投行去年一月才正式運作,從申請計畫到批准、再到落實執行,原本就一定有時間落差,這個資本額千億美元的單位必然有其效益;加上在峰會論壇上,大陸已宣布將加碼對一帶一路投資4千億人民幣。姑且不論長期是否會有其後遺症,至少短期帶來的經濟效益與商機明確可期,也是展望未來幾年全球最大的商機,台灣豈能自外其中?

遺憾的是,台灣因陷入僵局的兩岸關係,完全被排除在外。台灣曾申請加入亞投行,甚至在新加坡的「馬習會」中,馬總統還特別提出加入亞投行一事,但隨即因政黨輪替無疾而終,當亞投行明確表示台灣要透過北京申請才能加入亞投行時,其實已經關起這道門了;這同時也代表一帶一路可望帶來的龐大基礎建設投資商機中,台灣無緣參與。

短期而言是失去商機、經濟受影響;長期而言,台灣原本寄望加入美國主導的TPP,以化解經貿邊緣化危機,美國退出後此望已絕;大陸主導的RCEP、一帶一路,又因惡化的兩岸關係,未來幾年台灣毫無參與可能;台灣幾乎是落得兩頭空,國際經貿孤兒形象更鮮明,對台灣的出口、投資、就業機會的增加,都會有負面影響。蔡政府在悶頭大搞「官熱民冷」的新南向時,可曾抬頭注意到全球經貿的變化,台灣又再次失去機會且更形孤立?如果蔡政府再不設法解開兩岸僵局,台灣經濟風險與危機將更難解。

#亞投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