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市府主政下的文化事業與創意產業日趨嚴峻,在文化局的不作為與市議員荒謬的問政質詢下,前景令人堪慮。前有,市議員以營運績效不彰、到館參觀人數太少為由,質詢市府團隊,要求台北市政府文化局終止委外經營台北數位藝術中心重新檢討,造成數位藝術中心營運的空窗期,且目前僅僅只能以乏人問津的靜態活動填補,導致十年來的心血付之一炬。

日前,市議員更以參觀人數驟減為由,要求松山文創園區重新檢討,並降低優惠租金價格、對策展內容進行通盤檢討,並揚言刪減台北市文基會的人員晉用。北市議員荒謬的問政、北市府文化局不作為的迎合,已經讓首都台北的藝文機構逐一地成為待宰羔羊!

文創園區作為文化產業發展的載體,不同的文創園區有各具特色的主題與立意。雖然園區定位根據其所在區域特質有所差異,聚合性、開放性與包容性,是各個文創園區共有的立意與精神。

從聚合性的角度觀之,文創園區的立意應是將同類型文創產業集聚在一起,將不同藝術人才聚集,加強文創產業間的交流與對話,使得產業間的競爭和壁壘弱化,有助於為文創產業保證穩定的目標客戶,並開發新的潛在消費者。本質上是一種人氣的聚集和產業整合。易言之,文創園區之所以重要,乃是在於其應具備吸引創意階級聚集的潛力,或是成為創意階級聚集的地方。

松山文創園區幾年下來努力地提供藝術創作者相對自由的空間,邀請藝術家進駐,已然成為藝文創作的指標性場域。例如:「松菸LAB新主意」的創作補助,每年透過評選機制,提供當代年輕創作者得以發揮的舞台,且才短短2、3年時間,其補助創作作品便入選第十五屆台新藝術獎。再者,「LAB創意實驗室」每年提供資源委託跨領域創作者與策展人,進行藝文創作,幾年下來累積豐富的跨領域創作實驗性作品。今年更打造全新的「松菸創作者工廠」,提供18組團隊進駐,以實驗性精神帶來創新設計。

此重點發展特色,呼應了文創園區的開放性精神,這種開放不僅只文創園區內部不同文化藝術形式的跨界交流與配合,也傾向於文創園區對外部環境的包容性。文創園區的建立,是以當地的文化土壤為基礎,本身就是對於地域文化的一種包容,對當地人文、歷史與發展的包容性,使其成為文化跨界的催化劑。

荒謬的是,市議員相互矛盾觀點的質詢議題令人啼笑皆非,例如:要求降低商業授權展辦理,又要參觀人數、要求檔期審查制,又要優質國際大展、要求釋出文創廣場,卻不清楚並非由松菸主導、拿全年度參觀人次與本年度前幾個月參觀人數對比,錯把「松菸參觀人數減少」與「台北市文化基金會員工增加」畫上因果關係、拿華山的藝文價來比松菸的文創價。

最後,若市府文化局面臨市議員有如恐龍法官般的錯誤判決,仍不捍衛自己的文化事業,本土藝文創作者空間將持續性地被扼殺!(本文作者為台灣科技藝術學會理事長)

#文化 #園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