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聞奇事》的報導勾起某些人對拳匪的仇恨,朝舞台扔石頭,金陵福未受影響,當他從畫布變出蘋果,劇場內早靜得只剩下齊朵啃蘋果的聲音,到底大家花錢進場為的是看魔術。

稿子交給主編,大約翰趕去跑馬地劇場,程連蘇的表演即將在一個小時後登場,後台忙成一團,幾名助理以木板釘新的道具,一匹很高的木馬。

珍妮與法蘭克引大約翰進一間小屋,大約翰眼尖,穿一身黑的中年中國婦女蹲坐在幾個疊起的木箱上若有所思。她會是扮演半身的女狀元?明明四肢健全,程連蘇怎麼把她的下半身變不見?

程連蘇不在屋內,珍妮代他發言:

「關於金陵福指控程連蘇不是中國人這件事,程連蘇願意原諒金陵福的胡言亂語,他認為金陵福年紀大,老眼昏花,不怪他,請他多吃點中藥補眼。」

珍妮沒有讓大約翰發問,她講得更快:

「有關金陵福提出一千元的挑戰,侮辱程連蘇大師,既然金陵福有信心,程連蘇願意在若干證人面前,不公開的和金陵福比比本事,如果金陵福贏了,程連蘇立刻中止所有演出,若程連蘇贏了,則請金陵福離開英國,從此閉上他被鴉片煙薰黑的臭嘴。我們覺得這是公平的條件。」

程連蘇的提議遠超出大約翰原先預想的範圍,讓兩個中國魔術師面對面比賽,以前從未發生過,恐怕報紙能賣到海峽對岸的歐洲。

大約翰被法蘭克押著離開劇場。不用麻煩,大約翰沒時間久留,他在趕去金陵福劇場回報前,還有些小事得安排。

沒在跑馬地對面的小巷子等多久,小報僮拖著褲管的雪泥跑來,他們三個男孩躲在劇場內一天,中國女人叫小青,大約翰和珍妮說話的時候她已穿男裝離開劇場,不過鞋僮和咖啡男僮偷偷跟在她身後。

辦得好。

回到帝國劇場,後台為晚上的表演整理道具,此起彼落的吆喝聲。

摩瑟與金陵福仍在更衣室等他,摩瑟才聽完就大笑不停。金陵福拉長暗黃的臉皮,兩人當著大約翰的面以中文對話,講得語氣高亢,好不容易摩瑟代表金陵福回答:

「他向金陵福挑戰?你問過他是不是中國人嗎?」

轉頭和金陵福交頭接耳一陣子,摩瑟發出長串笑聲:

「金陵福對程連蘇的挑戰,暫不表示意見,除非程連蘇對誣賴金陵福是拳匪的汙辱先表達歉意。」

摩瑟的腳勾過一把椅子:

「請坐,仰脖子和你說話太累。約翰,你也拿到珍妮給的照片?希望你不要刊登,維持我們對你的信任。」

「見到你說的中國女人,她的名字是小青。」大約翰脫口而出。

不用翻譯,金陵福聽到小青的名字已然按住桌面站直身子,掏出袖口內一張發黃的照片送到大約翰面前。

「是這個人嗎?」摩瑟問。

(待續)

#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