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福聽到小青名字表現出的激動不像他平日在舞台上的穩重。對兩人的關係,大約翰忍不住想追查下去。

照片中的女人很小,一旁站著高大、捲起褲腳的中國年輕農夫,和金陵福幾分相似。

「可能是。」

「她住哪裡?」

「不清楚,她和程連蘇不住同一家旅館。」

大約翰對小青更加好奇:

「小青和金陵福有關係?」

摩瑟閉上嘴,半推半拉將大約翰送出劇場後門。

與主編商量後,頭版決定以程連蘇的身分做標題:

金陵福指控程連蘇不是中國人

主編對金陵福沒當場接受程連蘇的挑戰有些疑惑,說不定金陵福胡說八道,想把社會上對他拳匪身分的注意力轉回程連蘇。大約翰無法確定,再說他急著趕回跑馬地劇場等三個男孩的消息,金陵福聽到小青名字表現出的激動不像他平日在舞台上的穩重。對兩人的關係,大約翰忍不住想追查下去。

沒等到男孩,他先進劇場看程連蘇的表演,果然是《木馬屠城》,三十年前的舊戲法,程連蘇改了不少地方,扮成希臘勇士的助理進入木馬肚子內,程連蘇指揮士兵轉動馬蹄下加裝輪子的木馬,向觀眾展示沒有其他的門,突然大喊聽來像是中文的咒語,馬身中間的木門打開,裡面空無一人,程連蘇以手中長戟往馬肚內刺一遍,希臘勇士果真不見了。關上木門,另一句中文咒語,木門再開時是水仙,她搖晃身子由程連蘇扶下木馬。從大開的木門可看見裡面依然是空的。木門關上,木馬再轉了兩圈,門開,希臘勇士持刀紛紛跳出馬肚包圍水仙,程連蘇將布巾蓋在水仙身上,勇士四把刀同時砍下,布巾被刀尖挑開,水仙不見了。

掌聲遠不如前幾天的響亮,大約翰提前離場,簡單的魔術,馬肚內用黑布隔出一個空間,希臘勇士藏在布後,看上去裡面是空的,拿開黑布,勇士又現身。跑馬地劇場的地板早設計了暗門,水仙在布巾蓋上身子時,躲進暗門。

希臘勇士在舞台上到處找水仙時,程連蘇揮揮布巾,上方的燈光打亮,原來水仙坐在木馬背上。

大約翰嘆口氣,程連蘇被金陵福打得亂了方寸。

(待續)

#勇士